<bdo id="buoor"></bdo>

  •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

      3第三章鐵兵

      瀏覽量
        第三章,我是一個“鐵兵” 
        離家萬里去當兵,  
        酷寒之地要適應。
        大興安嶺密林處,
        站崗放哨警衛營。
        苦死累死都不怕,
        首長慧眼給前程。
        ——題記
        1,到最艱苦的地方去——一猛子扎到大興安嶺
        生命只有一次,應該讓它更廣闊些。
        到艱苦的地方去鍛煉鍛煉。
        煉膽魄,煉心志,練能力。
        1969年的寒冬,桂亭乘著綠皮悶罐火車,一路向北。
        誰知道火車的終點是哪里呢,誰知道人生的終點是哪里呢?
        火車,離滄州越來越遠,車里的人也越坐越冷,冷得人肝兒顫。
        車里,都是陌生的面孔,都是愣怔怔穿著綠軍裝的新兵蛋子。
        車里不知誰吃剩的一茶缸稀飯,放在行李架上,結成厚厚的冰塊。
        火車咣當一停,茶缸落下來,飯砣子砸在一個新兵的頭上,當時血就流下來了。
        咣當,咣當,一路搖晃。醒了睡,睡了醒,太陽一會兒轉到西邊,一會兒轉到東邊。
        走了三天四夜,車終于停了。
        寒風呼嘯,漫天雪野,殘陽如血。
        是一個只有三條道軌的小站。
        簡陋的站臺上,停滿運送物資和人員的專列。站臺兩邊,都是軍人忙碌的身影,空場上,到處是堆積如山的物資。
        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這是什么鬼地方?
        抬頭看站臺上,有幾個生著鐵銹的紅色大字——加格達奇。
        從來沒聽說過的一個地名。
        路還沒完。
        坐完了大火車坐小火車,翻山越嶺,又向西北疾駛。整整一夜,車終于停了。
        小火車把人們送到了一個叫塔河的地方。
        在一個地勢略微平坦的山坳里,有一片木屋平房,那就是新兵們的駐地。
        “背起那個行裝扛起那個槍,雄壯的隊伍浩浩蕩蕩,同志們啊,你要問我們哪里去,我們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劈高山,填大海,錦繡山河織上了鐵路網,同志們啊,邁開大步朝前闖,鐵道兵戰士志在四方……”
        大喇叭里傳出激昂雄壯的歌聲。
        于桂亭終于知道,來到了與蘇聯一河之隔的北疆,成了一個鐵道兵。
        這個世界,再也不是平原闊野的四通八達,它是高山密林里的聲息隔絕。
        他被分到鐵道兵3002部隊三師15團。
        茫茫雪野,莽莽原始森林,大興安嶺與世隔絕的地區,就是數萬鐵道兵的駐地。
        2  人的第一能力,是適應——于桂亭經受極寒
        六十年代初期,國內剛剛度過三年自然災害,木材短缺矛盾突顯。大型煤礦如大同煤礦、開灤煤礦缺乏坑木只好停產,挖不出煤就發不出電,沒有電,很多企業只能停工減產。一環扣一環的鎖鏈,緊緊卡著復蘇中的中國經濟。
        遵照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指示,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三、六、九師八萬官兵會戰大興安嶺,在這里修建運輸大動脈——嫩林鐵路線(嫩江至漠河的古蓮)。
        大興安嶺,茂密的森林有八個月被大雪覆蓋,居住在這里的少數民族與世隔絕,始終延續著原始的生活方式。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日本墾荒團曾經四次來到這里,企圖長期駐扎,但惡劣的環境打碎了侵略者的夢想。新中國成立后,一些林墾隊也陸續開進這塊圣地,因為條件惡劣,只能在大雪封山前撤離。
        于桂亭參軍后已是六十年代末,但是嫩林鐵路還未全程通車,修路工程還在繼續,大興安嶺的墾荒與開發正艱難行進。
        在舉世罕見的“高寒地區”爬冰臥雪,在宿露餐風中開山架橋鑿隧道,這就是于桂亭將要面對的生活。
        想家。累。冷。艱苦。
        剛來沒幾天,有的新兵就哭了。
        有個新兵到林子里解手,趕上正在伐木,木頭轟地倒下來,正砸在身上,當場斃命。
        新兵們更哭了。
        隊列訓練、體能訓練、輕武器實彈射擊訓練……還要再加上內務整理、政治學習,三個月新兵生活,每天都是這么折騰,天不亮起床,然后帶著滿身的疲累睡去。
        環境太惡劣了,尤其是冷!
        那叫“人立戶外呼吸,頃刻須眉俱冰。鼻子僵硬,雙耳如割……”
        最冷冷到什么程度?極寒時候能到零下五六十度。這是個什么概念?大兵里流傳著一個笑話,說人們去解手,要拿個小棍子。小便尿出來,還沒流到地上,就凍住了,得拿小棍敲……
        最痛苦的是練射擊。
        練的時候,手指頭摟一下就得趕緊離開,要是時間稍長,肉皮就會和槍筒子凍在一塊,往下一撕,皮刺啦就掉了……
        還有趴著瞄準,襠部是人身體最熱的地方,在地上一趴,就把下面的雪焐化了,雪一化,褲子就濕,然后就凍住……再一趴,雪又化了,褲子又濕了,褲襠又凍住……
        有人累得整天掛著苦瓜臉,有人苦得恨爹罵娘。
        這是體能的訓練,也是毅力的訓練,更是對軍人素質的訓練。
        桂亭也累,但他是新兵里最生龍活虎的一個,每天疊被子都比別人疊得有滋味,每天吃著高粱米、凍干菜,也比別人嚼得有滋有味。
        新兵金三元問他,桂亭,你不累嗎?咋整天那么有勁呢?
        桂亭一笑,“我告訴你一個秘訣,累的時候,要是樂呵點,就不那么累了。咱就是來吃苦的,不吃苦怎么叫當兵呢?到什么山唱什么歌,這就叫適應?!?/div>
        于桂亭迅速地適應了軍隊的生活。
        齊步、正步、跑步……踢腿如風,落地砸坑,雙目有神,腰板挺直,站如一棵松,坐是一口鐘……
        三個月后,體能訓練考核,于桂亭是第一。
        內務檢查,于桂亭的被子疊得像豆腐塊。
        實彈射擊,最好的成績是六十環,他的報靶員報了八十環——前邊兩發“體驗彈”也彈無虛發。
        3  團長用手一指,我要他了
        新兵連訓練要結束了,團長陳設來視察。
        新兵們列隊迎接,等待團長講話。
        團長中等個,四十多歲年紀,薄唇大眼,戴著眼鏡,顯得文質彬彬。
        他站在隊列前,對著新兵們講起了鐵道兵奮戰大興安嶺的歷史,講起了硬骨頭英雄張春玉的事跡。他一邊講,一邊觀察戰士們,一眼搭上了排頭兵于桂亭。
        21歲的于桂亭已經躥到一米八的大個,在新兵里也是個尖兒。
        于桂亭雖然和戰士們都穿著一樣的軍裝,但是身上卻有那么一股說不出的精氣神。
        尤其是聽首長講話時,他目不斜視,聚精會神,眼睛緊緊盯在團長臉上,不錯眼珠地直視著首長的眼睛。
        不管首長講什么,他都聽得很專注,仿佛要把每一個字吃進心里去。
        團長仿佛感受到了這目光,也仔細看了看這個新兵。
        陳團長一看這個排頭小伙子,個子高高,腰板挺直,面容白凈,兩眼有神,站在那里,直檁檁的像一棵鉆天楊,心里就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訓練結束,新兵們就要“四分五散”,重新分配。
        會后,團長向新兵連教官了解情況,問:“ 那個個頭高高的新兵叫什么?”
        “于桂亭?!?/div>
        “是什么情況?”
        “21歲,河北人,小學文化,訓練考核樣樣優秀,能吃苦,很機靈,黨員……”
        “黨員?”團長眼睛一亮,對教官說,這個人我要了,明天讓他到團部警衛班報到。
        團長一眼看中了桂亭。
        一句話決定了桂亭的去向。
        15團是隧道線路團,大部分新兵都分到各施工現場,有的去架線,有的去搭橋,有的去鑿隧道……于桂亭幸運地成了團長的警衛員。
        天上仿佛掉了個餡餅,啪,砸中了于桂亭,他睡不著了。
        我一個新兵,四六摸不著呢,就去給首長當警衛員了?給首長站崗放哨,保護首長的安全,這是多大的信任啊。我沒文化,我一定要比別人干得好,才能讓首長放心。
        桂亭從13歲起入澡堂子,干的就是服務員的活兒,說得好聽點叫為人民服務,說不好聽就是伺候人。他在澡堂子,伺候了成千上萬的人,可那都是普通人。到了部隊,他又榮幸地干上了伺候人的活——不同的是,這次,他要伺候的是首長。
        于桂亭想著想著笑了,唉,我的特長就是伺候人。
        站崗,照顧首長生活,成了他每天的任務。
        警衛班二十人,一小時一輪崗。
        這一小時,是人們能挨凍的極限。
        要出來站崗了,他得全副武裝,把炕上焐熱的衣服都穿上,能穿多厚就穿多厚。大棉襖套上小棉襖,外面還要穿棉大衣,腳上厚襪子穿棉鞋,再套上氈靴……站一個小時,里三層外三層的衣服就都凍透了,骨頭都好像結冰碴了,就只能換崗,到屋里“化凍”去……
        每天這樣一凍一化,一化一凍,于桂亭的身體在冰與火的考驗里,變得格外健壯。
        不輪崗時,就隨時守候在團長的身邊,聽從召喚——無論有什么事,都要第一時間出現在首長面前。
        做警衛員,第一項本事就是能領會首長的意圖。
        于桂亭在澡堂子為了少挨罵,練就了察言觀色的本事。照顧首長的生活,就得摸首長的脾氣、興趣、愛好、習慣、喜怒……當首長的,不會因為一些瑣事發脾氣或對警衛員點撥,怎樣做好,全靠他自己揣摩。
        比如第一次擠牙膏,該擠多少,拿不準,他也不能為這些小事問,就試著來。第一次擠多些,第二次擠少些,觀察首長臉上細微的變化,第三次他就明白了,牙膏擠多少對首長是正好的。比如打洗臉水,首長不會告訴你,要溫的還是冷的,他就觀察,第一次水是溫水,首長面無表情,第二次打的是冷水,首長拿冷水在臉上使勁拍,洗完面表情很輕松,桂亭明白了,首長洗臉是要冷水……
        首長眼睛所到之處,警衛員就得明白是要茶要煙。
        領導眉頭微皺,警衛員就得知道該進還是該退。
        桂亭做事用心,眼勤、耳勤、手勤、腳勤,眼面前的事不用支使,又有悟性,善解人意,很快就博得了團長的喜愛。
        4   背著幾十斤裝備過沼澤,累死也要堅持
        “小于,明天跟我一塊去測量隊,你準備一下?!眻F長下任務了。
        “是,首長?!?/div>
        天剛麻麻亮他們就出發了。
        團長牽著馬,于桂亭背著裝備,走進了森林深處。
        他們得跋山涉水,走二十多里地密林,二十多里地沼澤地。
        哪有路呀,山路高低起伏,攀藤附葛。
        夏天,是大興安嶺最美的季節,茂林參天,草木叢生,無數的金達萊花開在林間,蝴蝶翩翩,鳥兒展翅。各種各樣的蘑菇野菌,在林子間像探頭探腦,不知什么動物,時不時地會尖叫一聲。
        于桂亭可無心欣賞風景,他得保持高度的警覺。腳下的路磕磕絆絆,背上的負重讓他吃力,尤其還要負責首長的安全,萬一有什么野獸躥出來,他得隨時拔槍救護。
        大興安嶺冬天酷寒,夏天也不好過。為啥?飛蟲成災——低頭聽見嗡嗡嗡,抬頭但見一片黃。白天牛虻叮,晚上蚊子咬,傍晚凌晨是小咬,人們戲謔地說,大興安嶺三件寶,牛虻蚊子和小咬,夏天也是三班倒……
        于桂亭算是見識了,隔著衣服,身上都是疙疙瘩瘩的包。
        走完密林,還有更危險的沼澤地。
        千年沼澤地,一望無際,暗藏吞人的大嘴,一旦踩進去,人就沒(mo)頂了。
        怎么走呢?沼澤地里生著一種水草,叫塔頭,因為經年累月生長,成了一個大草墩,人只有踩著這些塔頭,才能走過去。
        這是生命的禁區,中間沒有地方可以停留。
        兩人一馬,亦步亦趨。
        草墩子滑,得踩在根部,一個不小心踩偏,就有可能滑倒。
        一身臭泥是小事,跌進沼澤就有可能送命。
        空身走這樣的沼澤地,都要小心翼翼,更何況于桂亭身上還背著兩個人的裝備。
        兩個背包,兩個挎包,兩支沖鋒槍,一把小口徑手槍,兩個手榴彈,兩個水壺,午飯的給養,足有六十斤……
        這些東西沉甸甸地壓在背上,時間一長,就變得不堪重負。
        汗水淌在臉上,汗水淌在背上,汗水順著手臂向下流。
        三里,五里,十里……雙腿發酸,發麻,發軟,后來每走一步,仿佛都要跌倒。
        再后來,雙腿簡直就不是自己的了。
        那十字背包袋,仿佛嵌進鎖骨里去了,勒得人喘不過氣來,喉頭發咸發苦,好像一張嘴就能吐出血來……
        明明可以騎馬,為啥要步行?明明馬可以馱背包,為啥要人背呢?桂亭在心里恨恨地念叨,面上卻絕無怨情。
        路那么漫長,背上像壓著一座山,腿要邁不開步了,每走一步都要哆嗦。
        于桂亭,你得挺住,首長走得動,你也能走得動。他在心里給自己鼓勁。
        可是首長是空身走,他卻是幾十斤的負重。
        每一個鐵道兵,都是鐵血戰士。他想起教官給新兵做動員時講的話。我就是累死,也不能吭一聲,這正是考驗我的時候。
        太陽落山之前,他們必須走出沼澤地,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于桂亭,你比那些測量隊的兵還難嗎?他們背著設備爬懸崖,一不小心就會掉下峭壁。想想他們,你這點難算什么?
        于桂亭,你比那些隧道兵還苦嗎?他們鑿冰炸石鉆山洞,有的還炸掉了胳膊腿,想想他們的苦累和危險,你這點苦累算什么?
        于桂亭身上有一股寧死不低頭的勁兒,這股勁兒撐著,讓他迸發著超常的毅力?!俺抢鬯懒?,我就不走了。只要有一口氣,我就得堅持……累死不喊累,苦死不喊苦……我是一個鐵兵?!?/div>
        太陽落山之前,他們終于走出了沼澤地。
        5  腳和襪子粘在一起, 兩條腿腫成白蘿卜
        “小于,累不累?”兩個人坐在緩坡上,短暫休息,團長問。
        “報告首長,不累?!庇诠鹜るp腳一并,打了一個標準的敬禮。
        “行了,行了,又不是在團部,坐下說話。不累是假的,怎么能不累呢?”
        于桂亭累也不能閑著,一看首長坐下了,拿出毛巾,在溪流里打濕,讓首長擦擦臉。
        “小于,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有馬不騎,要走著去嗎?”
        “您是要鍛煉我的毅力嗎?”于桂亭老老實實地搖搖頭。
        “咱們在這密密的山林里修鐵路,太不容易了。一會兒鉆山洞,一會兒過沼澤地,一會兒過冰河,全靠戰士們爬冰臥雪、沒日沒夜地干。他們吃著高粱米,嚼著沒油水的干菜,開山炸路修橋,不光苦累,鬧不好還得搭上命——每一公里鐵路,就埋著一個戰士的忠骨啊。你看這大草甸子,人走還很困難,他們卻要在這里修路,你想得多難。咱們去的這測量隊,是鐵路線的排頭兵,他們測到哪,鐵路就到哪??伤麄冞^的是什么日子呢?常年攀山崖,走峭壁,鉆森林,每天不是滾得一身泥,就是摔得滿身青紫,常年與野獸蚊蟲為伍,他們過的就是野人的生活——日本人來大興安嶺好幾次,都因為太艱苦待不下去撤走了,咱們的鐵道兵,卻是一待好幾年,天天在這里風餐露宿……咱們待在機關里,不能養尊處優,不聞戰士疾苦。我們要與戰士們同甘共苦,他們能吃的苦,咱們也能吃,他們能受的累,咱們也能受,我們走著去,才真正表達對鐵道兵戰士的敬意?!?/div>
        四野密林如網,剛勁挺拔的落葉松,四季常青的樟子松,高聳入云的云杉,亭亭玉立的白樺,織出了整個林區的莽莽蒼蒼,橫無際涯……這里是荒無人煙的原始森林,這里是蚊蟲叮咬的沼澤,一望無際的群山浩浩蕩蕩,綠浪拍天……我們成千上萬的鐵道兵戰士隱沒在這里,風餐露宿,戰天斗地。
        “鐵道兵,鐵道兵,修鐵路,打先鋒,斗志強,骨頭硬,鉆山溝,住帳篷,苦為樂,累為榮,流大汗,拼大命,不是傷,就是病,講奉獻,敢犧牲,為祖國,立奇功……”團長輕輕吟起了鐵道兵戰士編的順口溜。
        于桂亭心里升騰起熱浪。他也到施工現場去過,他明白那些炸山鑿隧道的軍人,過的是怎樣野人的生活。
        “你知道咱們鐵道兵為什么能把路修起來嗎?”
        “因為我們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庇诠鹜るp眼炯炯地說。
        團長點點頭,“一個人有這種精神,就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一個部隊有這種精神,就沒有打不勝的仗?!?/div>
        “首長,我也要向他們學習,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累死不喊累,苦死不叫苦?!?/div>
        血性這個詞,正滲入青年于桂亭的血管中。
        “小于,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個最好的警衛員?!?/div>
        團長一聽,哈哈笑了:“你說說,什么是最好的警衛員?!?/div>
        “保護好首長的安全,照顧好首長的生活,堅決服從和執行首長命令,知道的不說,不知道的不問,眼勤、耳勤、手勤、腳勤……”于桂亭一氣說下去。
        “不錯,小于子,你很有腦子。除了這些,我還要告訴你,你還要學會站在首長的高度思考問題,成為首長的眼睛、耳朵、手和腳……”
        “是,首長,我記住了?!?/div>
        “累死不喊累,苦死不叫苦”,這可不是說在嘴邊上的一句話,他需要頑強的毅力和實實在在的咬牙堅持。
        他們又出發了。
        一步一步,他背著沉重的背包,用雙腳丈量大興安嶺的山山水水,腳上起了泡,泡又磨出血水。
        沒人知道,他的雙腳與鞋子粘連在一起,兩條腿已經腫成白蘿卜。
        晚上,寢室里一片昏暗。
        于桂亭一邊按摩腫脹的雙腿,一邊沉思——他已經形成了習慣,每天睡前要把一天做過的事捋一遍,哪些做的對,哪些做的不合適,在心里做個總結。
        這一次跟團長下基層,有一句話深入他的骨髓——當一個軍人,就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他還明白了一個道理:當戰士揮汗如雨的時候,領導騎著高頭大馬視察,產生的是距離而不是激勵。作為一個領導,就是裝,也要裝出鼓舞人心的勁兒。
        軍隊艱苦的訓練,軍人精神的灌輸,像狼奶一樣,流進了于桂亭的血液中。
        6 首長,我明白了什么是尊重
        團部得到指示,師部高參謀長要來視察。
        師部距團部300公里,參謀長翻山越嶺來一趟不容易。一看團長陳設的表情,于桂亭就明白了,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接待任務。
        “小于子,你去外邊踅摸踅摸,看看能弄點野味不?!?/div>
        “是,首長?!?/div>
        于桂亭拎起槍就出去了。
        秋風起,秋草黃,漫山遍野的紅黃翠綠交錯成一幅油畫,地上則是半人高的龍須草、荊棵子。
        于桂亭伏在草叢里,手起槍落,咣咣二聲,兩只野兔應聲而倒。
        老肥老肥的兔子,加起來足有三十多斤。
        一鍋熱氣騰騰的野兔肉,裝了一臉盆。
        參謀長是黑龍江人,叫高太珍,虎虎生威的東北漢子,濃眉細目,愛喝點小酒。團長拿出了一瓶紅高粱,在團部辦公室里開了小灶。
        于桂亭擺設停當,給二人倒上酒,悄悄退出去。
        看到熱氣騰騰冒著香氣的一大盆野兔肉,參謀長問團長:“這是誰打的?”
        “報告首長,是我的警衛員,于桂亭。他的槍法好,一槍打死一個,兩槍打死倆?!眻F長有些得意地說。
        “把他叫進來?!?/div>
        于桂亭進來了,敬立一邊。
        參謀長:這野兔是你打的?
        于:報告首長,是我打的。
        參謀長:槍法不錯。很好。這兔子是你打的,你先吃第一口。你的功勞最大,我們沾了你的光。
        于:首長,我不能先吃,這是給您做的。
        參謀長:這是命令,一定得吃。
        團長:叫你吃你就吃吧。
        于桂亭沒轍了,拿起筷子,吃了第一口。
        這不叫兔肉,這叫尊重啊。
        于桂亭躺在寢室里,心里熱烘烘的,首長的行為,讓他深深感動。參謀長,是十三級,高干,他表現出的對下屬的尊重,讓于桂亭銘記一生。
        作為首長,他可以不理你,不瞅你,或者支使你,命令你,享用東西而心安理得。但是參謀長沒有,他懂得尊重人。他說,你打的野兔先吃第一口,不吃不行。
        “先吃第一口”,也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可是卻讓于桂亭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滋味。原來,受尊重是那么溫暖的一件事,原來,受尊重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
        這件事,讓桂亭又悟出了一個理:上級尊重下級,會讓下級超級溫暖。
        那一口兔肉的滋味早忘了,可是這“第一口”的尊重卻讓他記憶了一輩子,并在以后運用到了管理中。
        7,你小子,跟我裝——師參謀長“搶”走了桂亭
        參謀長走時,給團長留了個話:我現在還沒有警衛員,原來的警衛員不跟我了,你幫著選一個。
        團長不敢怠慢,挑來選去,選了一個和桂亭一塊參軍的“陳山東”。
        小陳去報到,第二天就讓高太珍退回來了。
        在電話里,高太珍不客氣了,氣哼哼地跟團長吼:“老陳,你跟我裝傻,我想要的人你應該心里明白?!?/div>
        陳設在電話里尷尬地笑,也不敢解釋什么了,只是說,參謀長,我……我……我明天就叫桂亭到師部報到。
        陳設也明白,參謀長是看上桂亭了??伤睦飬s很不情愿“送”出去。
        想裝糊涂,打一下馬虎眼,沒承想換來的是參謀長的一頓臭罵。
        他舍不得桂亭走,但也挺理解參謀長。
        警衛員就是首長的一個招牌,是身邊人,命令的第一執行人,從貼心程度來說,有時都要超過家屬。部隊首長們,人人都想挑一個可心的警衛員,可這事有時可遇而不可求。
        尤其是師部首長們,對警衛員的要求很高,首先從外表上看,要相貌英俊、五官端正、身體健康、機智靈活、反應迅速,當然還要有政治素質、歷史清白、軍事素質過硬、有點文化等,這些條件具備一二不難,要是項項符合可就不容易了。
        高參謀長雖只和于桂亭見過一面,可看他一表人才,血氣方剛,得體干練,知進知退,槍法又好,就明白,這是一個難得的人才,所以張嘴要人。
        晚上,團長把桂亭留在辦公室里,吃了一頓送行飯。
        一盆白菜燴菜,兩個盅,一瓶紅高粱,團長親自給桂亭倒上了。
        “沒有辦法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吃了這頓飯,你就走吧?!眻F長端起杯子,一口干了。
        于桂亭給團長當了幾個月的警衛員,團長拿他當兄弟,團長舍不得他走,他也不想走。
        “我不去行不行?”
        “你去吧,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我想留也留不住,你不想走也得走?!标愒O明白,相比在團部,桂亭在師部會更有前程。
        于桂亭做夢也沒想到,會有此一躍。
        吃完飯,他辭別團長,在夜色中坐上了通往加格達奇的火車——他在塔河八個月的新兵生活就此結束。
        天明,火車正好到站。
        他到師部軍務科報到,所有人都不知情,說,沒有接到有人調來的通知。
        于桂亭說,正好,我就回去。
        軍務科的人說,你先別走,我們問問,你先去吃早點,等我們問明白了再說。
        于桂亭說, 別問了,我回去得了。
        軍務科的人不讓走,開始打電話,問來問去,誰都不知道這回事。
        問到參謀長,參謀長說,人是我要的。
        于桂亭留下了。
        8 首長待他若親兒,送錢送物探家來
        桂亭成了師部警衛排的一名戰士。
        每天站崗,放哨,劈劈柴拌子,照顧首長生活,跟隨首長執行任務……
        過了一段時間,參謀長通知警衛排,讓小于跟我出差。
        桂亭來了,穿著一身打補丁的軍服,參謀長說,你沒有新衣服呀?
        “還有一身?!惫鹜せ卮?。
        “趕緊換去,跟我上北京開會去?!?/div>
        “是!”桂亭打個敬禮趕緊去換衣。
        路上,兩個人坐著吉普車,開始拉家常。
        參謀長說,按我這個級別,去北京開會不允許帶警衛員,為嘛讓你去?你參軍這么長時間,肯定想家了,我開八天會,把我放在那兒,你正好到家看看。等我散了會你回來,咱們再一塊回去。
        于桂亭一聽樂得差點蹦高。
        哎呀,首長太善解人意了,太體貼下屬了。
        到北京一切安排妥當,參謀長拿出二十斤糧票,二十塊錢,說,明天給家人買點點心,后天就可以回家了。
        桂亭接了,說,首長,不等后天了,我明天就回去。明天正好我當兵一周年,去年12月13號,就是這日子我離開的家。
        參謀長又從吉普車上拎來六只飛龍(花尾榛雞),兩只野兔,告訴桂亭,“這些東西你也帶著?!?/div>
        “謝謝首長?!?/div>
        桂亭雙腳一并,滿懷感激打了一個標準的敬禮。
        第二天,桂亭背上首長給的野味,拿著首長的錢,買了包北京的點心,又花四塊八毛錢買了一張火車票,趕回了家。
        誰也沒想到桂亭會回來。
        正好一周年,六狼帶著深冬的寒風冷氣推開了家的門。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div>
        家還是簡陋的一鋪炕,還是陳舊的長條凳和迎門桌。
        一切是那么熟悉,那么親切。熟悉得讓人落淚。
        爸爸媽媽高興壞了。
        兒子一走就是一年,天遠地遠,杳無音訊。
        今日見著,還以為是夢中呢。
        媽媽對著兒子,噓寒問暖,一會兒摸摸頭,一會兒拽拽羊毛軍大衣。
        爸爸穿著舊棉襖,躺在床上,他正生著病,也強撐著坐起來,把兒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一邊咳嗽,一邊問部隊的情況,又催著妻子趕緊做飯。
        一家人,親親熱熱吃了幾天團圓飯。
        9  六狼,你回來吧
        當兵第三年的時候,桂亭當了師部警衛排“代理排長”。
        他開始負責整個警衛排的工作。
        他的肩上,擔負起保衛整個部隊機關安全的重任——負責機關大院的站崗值勤、夜間巡邏、糾察軍容風紀、警戒保衛。當然,還有部隊首長的生活所需、物資分配等。
        為什么是“代理排長”呢?這一年,因為“林彪事件”的影響,部隊一切事項,包括提干、復員、轉業、調動等一切工作全部凍結。
        領導想提拔桂亭,辦不了手續,只好先讓他“代理”。
        從普通一兵到“代理排長”,桂亭走得順風順水。
        不僅是級別的提升,桂亭更大的收獲在于,軍隊生活的訓練,尤其與高層的接觸,逐漸練就了他紀律嚴明、令行禁止、雷厲風行、嚴肅嚴謹的軍人作風。
        外從儀容軍姿、行走坐臥,內從意志如鐵、信念如石,他都得到了一次生命的再造。
        軍隊的大熔爐,把許多人變成了意志如鐵,而他,則變成了一塊不銹鋼。
        假以時日,這塊不銹鋼一定會有更大的造就。
        但是,就在這時,家里寄來的一封信,改變了他命運的軌跡。
        信是弟弟于桂華寄來的。
        大哥:
        二年沒見面了,全家都很想你,尤其是媽媽,一念叨你就哭。爸爸的病越來越厲害,時不時住院,人讓病拿的,精神也不大正常了,脾氣也大,一個不痛快,說摔盆子就摔盆子,說掀桌子就掀桌子,逮著誰罵誰……上醫院里,也不好好治,拔針頭,不吃藥,說耍就耍,在床上翻跟頭,用腦袋撞墻,誰也伺候不了……媽媽天天嘆氣,常對著你的照片掉眼淚……她說,六狼當兵啥時是個頭呀……
        看著看著,桂亭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爸爸的身體不好,他是知道的。他記憶里爸爸就經常生病,經常住院。只是沒想到,爸爸的病厲害到這種程度了。
        于殿清多種疾病加身,哮喘、肺氣腫,還有高血壓、冠心病……由于病痛折磨,人的精神越來越異于常人,一犯起病來就像瘋了一樣,好幾個人都摁不住。桂亭是家里的長子,十三歲掙錢養家,是家里的頂梁柱,爸爸媽媽對他很依賴,他這一走,家里就像塌了天一樣。爸爸想兒子,看誰都不順眼,逮誰都撒氣,一鬧還抽瘋,這種家庭景況,讓婁芝惠也度日如年,思兒日甚……
        娘生兒,連心肉,兒行千里母擔憂,父親思兒患重病,母親思兒淚長流……
        幾天時間里,桂亭的心里扎了草,心緒無法安寧。
        白天,眼前總是閃現著爸爸生病的樣子,晚上做夢,是媽媽流淚的情景……
        父親生病需要人照顧,這時的他哪能只顧個人的前程?
        父盼兒歸,母思兒掉淚,弟弟弱小難以撐家,他在部隊能待得安心嗎?
        他決定復員了。
        拍電報,讓家里給他開了父親病重證明,又加蓋武裝部的公章寄到部隊?!笆组L,我爸爸病得很厲害,我媽媽叫我回去照顧他,我申請退役。這是我的退役申請,請您批準?!惫鹜は虿筷犨f交了退役申請。
        10,你這是自毀前程啊
        復員兵名單批下來,沒有桂亭,等到復員兵集訓的時候,還是沒有桂亭。
        桂亭急了,又數次遞交申請。
        部隊還是不想讓他走,派特務連指導員來給他做工作。
        晚上都就寢了,連指導員拿著小馬扎,坐到桂亭的床邊,嘴對著桂亭的耳朵談心。指導員嘁嘁喳喳一說一個多小時,里外都是勸他留下的話。
        勸了三個晚上,桂亭說啥也不改主意。
        到第四個晚上,指導員實在沒辦法了,恨恨地說:“桂亭,你真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啊,你這是自毀前程,你知道不知道?啊??磥砦疫@工作是做不通了。實話跟你說吧,是首長派我來給你做工作,不讓你走。你一定要走,就自己找首長去說吧?!?/div>
        桂亭去意已決,只得去找參謀長懇求。
        高參謀長與桂亭的關系非同一般。當年是他一眼相中桂亭,調到身邊,所以很是看顧。桂亭照顧首長一家也非常盡心。參謀長的愛人有病,遇不順心的事就瘋癲,桂亭在她面前表現得體,從不讓她著急生氣,交給什么事都辦得很妥帖周到,她對桂亭不但信任,還很依賴,有時半夜三更想到什么事,都要到警衛排找“小于子”……所以他和首長處得像一家人。
        桂亭來見參謀長了。
        桂亭:參謀長,我一定得退伍。
        參謀長:小于子,你是因為師長的侄女兒看上你了要走吧?如果是因為這件事,我來幫你解決,一定給你做好她的工作,叫她以后不要再來找你。
        這其實也是桂亭的一件心病。師長有個侄女叫小倩,認識了他,多次表示好感。師長也托參謀長撮合他倆,雖被桂亭委婉拒絕了,可是女孩子膽大潑辣,還是隔三岔五借有事來找桂亭。職責所在,有些事桂亭不能不管,真是近又近不得,遠又遠不得……首長對桂亭又是提拔又是重用,算是有恩有情,以后工作,事事都得聽命于首長。只怕在首長的翅膀底下孵著,權勢情分這些東西,早晚要讓他屈服——他的未婚妻已等了他好幾年,他不能負了人家。這也是他下定決心要走的一個原因。
        “首長,我回去,確實是我父親病得厲害,我媽媽照顧不過來,我必須得回去照顧他?!?/div>
        “你父親有病,你看這樣行不行?等復員兵走了之后,你回家,結婚,讓你家屬照顧。我跟部隊申請,一個月給你多補助六十塊錢?!?/div>
        “謝謝首長,我就是一個普通兵,我不能享受這樣的特殊待遇?!惫鹜u頭。
        “實在不行,把你父親接到這里治病,你守著總放心了吧。我準給你假?!眳⒅\長又說。
        “首長,我不能享受這樣的待遇,不能因為我壞了部隊的規矩。再說,我父親也來不了,他病得很厲害,來了也適應不了這里的氣候?!惫鹜み€是搖頭。
        “小于子,我跟你直說了吧。今年,鐵道兵一共有六個提干,是特殊提干,其中有你一個,已經報到兵部去了。這事按說是不應該跟你說的,一共六個,直接提副團級,計劃讓你到作訓科當副科長——作訓科是副團級??峙潞芸炀湍芘聛砹恕?/div>
        桂亭一聽不喜反而更有些急了,“首長,一批下來我更不能走了。趁著現在還沒有批下來,您讓我復員吧。我得趕緊走?!?/div>
        參謀長實在沒辦法了。
        “要那樣,走就走吧。從今天開始,你在我家里吃飯,復員兵還要集訓一個月,你在我家里吃一個月……”
        這一個月里,桂亭就在參謀長家里吃飯。
        首長們都知道桂亭要走了。
        有時師長也過來,有時是政委,有時是副參謀長。首長們都很關心他,說,回去后,工作的事不要著急,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說。
        桂亭歸心似箭,放棄前程,回轉家鄉。
      上一篇:
      下一篇:
      西西人体午夜视频
      <bdo id="buoor"></bdo>

    3.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