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buoor"></bdo>

  •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

      5第五章東塑

      瀏覽量
        第五章,風雨飄搖東塑船    
        天降大任挑重擔,
        風雨飄搖掌舵船。
        艱難困苦何所懼,
        為老為少剖心肝。
        起死回生謀出路,
        經濟責任招招鮮。
        ——題記      
        1,我愿到最困難的企業去——于桂亭的人生正劇開場了
        三十而立。
        到1980年,于桂亭整整三十歲了。
        三十歲的人生,經過了修腳、當兵、打鐵、坐機關,逐漸變得豐滿圓潤。
        30年里,政界、商界、機關、基層,他都經歷過了,極寒的北疆,極熱的爐邊,紀律嚴明的首長機關,霧氣蒸騰的澡堂子,他一次次接受著考驗,也一次次像錐子一樣露出頭來。
        這三十年里,天地是書房,社會是課堂,他混跡在各色人等里,學的是世事洞明課,讀的是人情練達書,練的是委曲求全功。
        這三十年的人生,讓他弄明白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世上本無難事,只要用心,什么事都能做好——這讓他找到了人生自信。
        第二件事:他不喜歡機關生活,他對當官不感興趣——這讓他找到了人生方向。
        兩杯清茶,一張報紙——清閑,他不喜歡。
        上傳下達,循規蹈矩——務虛,他不喜歡。
        迎來送往,左右逢源——圓滑,他不喜歡。
        打官腔,說套話,勾心斗角——他不喜歡。
        唯命是從,畢恭畢敬,看人臉色——他不喜歡。
        他能適應,但是他不喜歡。
        他喜歡什么,喜歡干點實實在在的事——像農民一樣,春種一粒種,秋收萬顆籽。
        像泥工瓦匠一樣,勞動一天,一座座磚墻砌起來了。
        于桂亭的心性,明亮清爽,不計得失,他的骨子里,是個自由率性的人,是個與眾不同的人,是個個性鮮明的人,有膽有識的他,太不喜歡機關的沉悶和亦步亦趨了。
        而且在官場上,他也看明白了一些人“自私自利”的嘴臉,心里反感倍至。
        在機關的這幾年,虛無感和無價值感一陣陣襲擊著他。
        人這樣活一輩子有什么意思!
        他想有一片自己的天地,去任意揮灑。
        時代,終于在他三十歲來臨的時候,在他厭倦機關生活的時候,悄悄掀起了“讓草根英雄一展身手”的滔天巨浪。
        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中央不斷撥亂反正,來自民間的一場“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大討論,像颶風一樣掃蕩中國大地。
        長期禁錮在“革命、路線、斗爭”等意識形態領域里的中國,開始把目光轉移到經濟發展、改革開放上來。
        歷史悄悄地轉軌。
        時代列車嘶吼著向東方的一線曙光進發了。
        在涌動的春潮里,詩人北島的詩歌激蕩著全民的神經,傳達著一個時代開啟時“先知先覺”者們澎湃的思潮:
        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那就把我算做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雷的回聲/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讓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的星斗/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
        中國大地,一個全新的、也是混亂的時代,正拉開大幕。
        寒風里暗涌著春潮,也隱蓄著風暴。
        春江水暖鴨先知。
        在北方閉塞的小城,于桂亭已經感受到了時代跳動的不一樣的脈搏。
        我想到一個最困難的地方去,我想轟轟烈烈干一番事業。
        有一個聲音在他心里吶喊。
        當青春撞上時代的脈搏,當熱血感觸時代的勁風,激情在澎湃,狼奶在奔涌。
        毛主席打天下,紅軍戰士爬雪山過草地,走過了千難萬險,現在是和平年代,萬險的事是沒有了,我就找點千難的事干干。
        翅膀已經練就,只待云天萬里。
        “下放”到企業,正對他的心思。
        一年后,滄州市塑料總廠分家,小小的東風塑料廠命懸一線。
        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的時刻來了。
        于桂亭的人生正劇就此開場。
        2,天將降大任于斯人,必先給他個爛攤子
        分家,讓東風塑料廠面臨著一次生死巨變。
        東風塑料廠是1960年成立的一個手工作坊,當時叫滄鎮福利草袋社。小小的集體企業,條件簡陋,度日艱難,到1970年,開始生產塑料小制品和塑料涼鞋,正式改名為東風塑料廠。
        1974年,國家在滄州興建化肥廠,為配套生產化肥廠所需的重包裝袋,輕工部決定投資擴建東風塑料廠,上馬重包裝生產線。
        這樣,東風塑料廠除了生產涼鞋的車間,還有了重包裝車間。重包裝車間設備先進,又是定向產品,供不應求,銷路很好,廠子一度被省委命名為“大慶式企業”。
        到1979年,東風塑料廠也成了擁有七八百職工的大廠,“重包裝袋”作為東風塑料廠的支柱產品,成為職工們依靠的飯碗。
        市里成立了塑料總廠,管理幾個塑料廠。東風塑料廠重包裝車間被命名為第一塑料廠(一塑),涼鞋車間沿用東風塑料廠的老名。雖是歸于總廠管理,但人們還是一家子,財務上是一本賬,吃的是一鍋飯,拿的是一樣的工資,實際上還是一個廠子。
        由于管理混亂,矛盾升級,糾紛不斷,市革委會研究決定,第一塑料廠和東風塑料廠正式分家,各自成為獨立的經濟實體。
        分家的方案,說的好聽點就是“不搞平均主義”,以實際需要分配——通俗的話說就是,好蘋果放到一個籃子里,壞蘋果放到一個籃子里。重包裝車間的好設備,好技術,好廠房都歸一塑,原來的涼鞋車間歸東塑。固定資產約476萬,東塑分得94萬;流動資金約215萬,東塑分得80萬,欠款179萬,東塑負擔103萬……這么一核算下來,東塑欠債累累,資不抵債。
        東風塑料廠一夜回到十年前。
        于桂亭被任命為東風塑料廠黨支部書記。
        東塑人哭紅了眼睛。
        分家方案公布時,于桂亭正在石家莊開會。
        東塑人急得嗷嗷的,打電話的,拍電報的,把于書記緊急叫了回來。
        東塑要分家,于桂亭是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分,也不知道何時分,更沒想到,趁他不在的時候,分了。
        他匆匆趕了回來。
        幾個東塑職工開著三馬車,到車站去接他。
        一見面,他們就抱著于書記哭了。
        “于書記,有這么分家的嗎?把債務都給咱們了?!?/div>
        “于書記,連那個‘趙大炮’都分過來了——他們把不要的人都給咱們了,好的都留下了?!?/div>
        “于書記,咱們還怎么活呀?讓咱們喝西北風呀?!?/div>
        “好設備,有原料、有銷路的產品全部分給了人家,破爛兒、賣不出去的東西,還有那么多的外債甩給了我們,太不公平了!”
        人們一個個通紅著眼睛,情緒激動。
        于桂亭拍拍這個的肩,握握那個的手,沒有說別的,一揮手,走, 咱們回廠。
        三馬車重新起動,突突突,向朝陽路的方向飛奔。
        廠子里已是哭聲一片、罵聲不斷。
        聽到消息的人們從家里趕來,聚在廠區里,一個個紅著眼睛。有的是氣憤,有的是為飯碗焦愁。
        于桂亭從大門口走進來,一路聽到的是哭聲、罵聲、嘆氣聲。
        于桂亭穩了穩心,緊急召開中層干部會。
        廠子大小主任都來了,一個個大眼瞪小眼,捶桌子罵娘。
        于桂亭很平靜,也很嚴肅,他要求骨干們:“事已至此,哭罵都沒有用了,在人心不穩的時刻,先安撫一下職工的情緒,把大家勸回去……明天,開全體職工大會——必須都到會?!?/div>
        3,我就是提著籃子要飯,也要先濟著大伙吃
        1981年早春的風,是這樣的透骨冰涼。
        于桂亭面對著一個廠子的困境,面對著三百職工的悲觀憤怒。
        他望著窗外孤立在風中的老棗樹,心事沉沉。
        到一個最差的企業去,命運仿佛“猜中”了他的想法。
        可是,分家這事對職工們打擊太大了。事出突然,人心亂了。
        他首先得安撫人心。
        “今后,我就是廠子的主事兒人了,這個廠子就是我的了……我這三十年,修腳打鐵當局長,苦也吃過,累也受過,我就不信,我豁出命來,還干不出個樣子來……”
        于桂亭下定了“拼死”的決心!
        風呼嘯著,倔強的老棗樹沉默著,仿佛看到了于桂亭未來的命運。
        從今以后,他的人生將與東塑生死相連。
        從今以后,他要把生命的苦樂全部融入到企業當中。
        他的智慧、頑強、膽識、苦樂全部為企業而生……他在這里跌宕起伏,也在這里陷入瘋魔,他在這里成就夢想,也在這里走上巔峰。
        他將變得不屈不撓,樂此不疲,精神百倍,閃閃發光,活成他想要的模樣。
        第二天,他精神百倍地走進會場。
        會場是借的一塑的,東塑只有幾間破爛平房。
        于桂亭一身軍裝,雖是打著補丁,但是平平整整、干干凈凈。
        他穩穩坐在了主席臺上,直視著臺下三百雙眼睛。
        那些眼睛,有失落的,有憤怒的,有質疑的,有渴望的,大多數人還沒從分家的地震中回過神來。
        “東塑的老的少的、兄弟姐妹們:
        東塑分家了,從今后咱們就自己過日子了。這一天,我光聽職工們哭了。分到一塑的眉開眼笑,分到東塑的唉聲嘆氣。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咱們廠子的情況,你們比我清楚,涼鞋不好賣,工資沒處發??墒?,咱們抱怨不公有用嗎?咱們尋死覓活有用嗎?咱們哭爹喊娘有用嗎?事實就是這樣,已經不能改變了,能救咱們的,只有咱們自己。
        ……從今后,東塑就是我于桂亭的了(這話當時聽起來很不順耳。于桂亭的意思是負責任的概念,一些人理解成了私有概念)。你們就聽我的吧,準沒錯。只要大伙兒擰成一股繩,勁兒往一處使,我相信,我們一定能讓廠子紅火起來……我這人沒有什么特長,如果說有,那就是我從來不怕困難。13歲我成為修腳工,后來當兵,打鐵,也可以說經歷了種種困難,我能走到今天,就是因為在什么環境下,都不被困難嚇倒……
        ……在這種艱難情況下,我們廠要奮力自救,艱苦創業,吃不了苦要走,我不攔著,敞門放人。愿意留下來跟我干的,我今天說一句,就是我于桂亭提著籃子要飯,也先濟著大家吃……我于桂亭是重感情的,我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人是感情動物,人心都是肉長的,只要你愿意跟著我干,你就是一塊頑鐵,我也要把它捂熱……
        ……相信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戰勝困難,走出眼前的困境。我們不但要發工資,我還要讓大家吃上窩頭,吃上白面,住上房子,娶上媳婦……”
        于桂亭情真意切,慷慨激昂,說了一個多小時。
        他表達著帶領大伙走出困境的決心和信心,他希望大家感受到他的決心和信心。
        散會了,他在前邊走,人們在后邊走,幾句話刮進他的耳朵里。
        “還說什么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你于桂亭才是個動物呢,你不就是個臭修腳的嗎……”
        “這狗慫,有什么能耐,年紀輕輕就當局長、當書記,站在臺上白白話話,當官的兩張嘴,紅口白牙跑舌頭,說得比唱的好聽……”
        當著面就挨罵了。
        于桂亭挺了挺胸,沒有回頭。
        他告訴自己,別回頭。
        4,呼啦走了二三十職工
        東塑有什么?兩排低矮的平房,數個敞風漏氣的車間,26臺老舊生產設備,成堆成垛的積壓涼鞋,上百萬的外債,305張嗷嗷待哺的嘴……
        這就是年輕的于書記面臨的境況。
        職工大會后,大多數人給他投了信任票,但還是有三十多人提出了調走。
        風寒料峭。
        天陰沉沉的,夜陰沉沉的,北風像小刀子一樣,吹在人臉上,吹進窗欞里,吹進人的衣襟里。
        他跟骨干們開了半晚上會,到家時已是半夜時分。
        了無睡意。
        于桂亭站在窗前,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神情冷峻,面無表情,泥塑一般。
        他想了很多,仿佛又什么也沒想。
        手中的煙蒂熄了又燃,燃了又熄。
        職工等米下鍋,人心渙散,托門子的,挖窗戶的,能走的都在想辦法走。
        涼鞋沒有銷路,幾十萬雙積壓在倉庫里,越生產越賠……
        白天,他想到天津去學習學習,到財務上一問,連五塊錢的火車票錢都沒有——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
        怎么辦?怎么辦?他不能像普通職工那樣,拍桌子,罵娘,他得想辦法,三百多張嘴等著他,幾百雙眼睛在看著他。
        他腦子里盤旋著白天的一幕,怎么也甩不掉。
        注塑車間有個小伙子,姓趙,是技術骨干,也提出要走。他和小趙談了兩次都沒成效,今天下班,他又一次找到小趙,希望做最后一次努力。
        小趙推著車子,他陪著小趙向家的方向走,一邊走一邊談……于桂亭推心置腹,苦口婆心,挽留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
        走到新華橋,小趙站住了,“于書記,別再走了,我家都走過了。你也別勸了,我已經決定要走了?!毙≮w把話說絕了。
        “小趙,如果你能留下來,我一定先解決你的住房困難,你相信我,說話算數?!?/div>
        “于書記,你說的好聽,你拿嘛蓋呀,你今年能蓋起來嗎?現在吃飯都沒錢,你說得再好聽,也解決不了我的實際困難啊?!币痪湓挵延诠鹜ひ×?,他能承諾給小趙蓋房,卻不敢承諾今年就能給他蓋起來。
        小趙騎上車子走了,他站在路邊,無奈地看著小趙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
        穩人心,就得讓大伙有飯吃,有飯吃,就得發工資。
        你再能說,再有決心,不能給大伙發工資,頂個屁用。
        我就是借錢,也要給大伙發上工資。
        風呼地吹開了窗子。
        風夾著米粒大的雪珠,撲進屋里,冰冷的風雪瞬間襲遍全身。
        他沒有動,一動不動。
        他就那樣站在風里,任雪珠撲面。
        “我去借錢,我就是跪著爬,也要把錢借來?!?/div>
        天剛亮,他就走了。
        不是去上班的方向,而是走向工商銀行河西分理處。
        5,銀行服務三天,貸來救命的五萬元
        銀行的兩層水泥小樓,堅硬,冰冷。
        那里有他全部的希望。
        啟動一個廠子,不是小數目,只有銀行能幫他了。
        他想貸款。
        企業這種狀況,誰敢貸給他款呀。
        他來求錢,他卻不能說——說了也沒用。
        他先把身子伏下,伏到最低——他來給人家當服務員。
        他始終相信,人心是肉長的。
        還不到七點半,銀行還沒上班。
        他來到院內,抄起一把掃帚,先掃院子。
        待樓門開了,他拖樓道、抹樓梯,工作人員上班了,他擦桌子、清垃圾,拿水壺打熱水,沏茶……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一連三天,他在銀行里低頭彎腰干活。
        于桂亭也是當過局長的人,現在好賴也是企業書記,天天這么當服務員,工作人員受不了了。
        信貸科的小田和小薛決定“放貸”。
        不沖別的,就沖人家于書記這股誠心勁兒。
        銀行破格相待,于桂亭以心相交:“請你們相信我,我一定能還上——我用我的人格擔保,企業還不上,我一輩子砸鍋賣鐵也要把錢還上?!?/div>
        科長小田說,于書記,按你企業的情況,打死也不能貸給你款。但是沖你這個人, 我們貸給你——你要真還不上了,我們倆這一輩子的工資就替你還了。
        于桂亭心里熱乎乎的。
        “相信我,我一定能還上。我就是修腳掙錢,也要把錢還上?!庇诠鹜つ抗鈭远?。
        鮮紅的印章,鮮紅的手印,重重地印在紙上。
        于桂亭終于拿到了銀行的五萬塊錢貸款。
        他走出銀行大門,長舒一口氣。
        走到門口,他去而復返,又推開了信貸科的門。
        “小田,小薛,你倆日后必定當行長?!?/div>
        于桂亭撂下這一句話,噔噔噔走了。
       ?。〝的旰?,小田、小薛先后都被提拔副行長,于桂亭一語言中。)
        6,變,死里求生——實行經濟責任制
        第一個月工資發下去,人心穩定下來。
        幾十萬雙鞋積壓,先去庫存。
        東塑職工有推著車子的,有背著筐的,有開三馬的,全都到大集上去賣涼鞋,于桂亭也去擺地攤。
        職工腳上走出的泡,臉上流的汗,比賣的錢多——可沒辦法了,能賣多少算多少。
        都下班了,辦公室里依然燈火通明——領導班子會正在這里開著。
        七八個人圍坐在于桂亭周圍,把窄小的屋子擠得滿滿當當的。
        幾十萬雙涼鞋卡住了東塑人的脖子。企業要不要接著生產?再生產的涼鞋又賣不出去怎么辦?
        這真是一個尷尬的境地。
        停產,人心更不穩。生產,又賣不出去。轉產,手里又沒錢。
        全國塑料涼鞋在度過興盛期后,普遍走向了下滑態勢。河北省八家塑料涼鞋廠,七家轉產了,就剩東塑一家,還是虧損。
        有人提議轉產,于桂亭不同意,“現在農村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農民種地積極性高了,工夫也值錢了,過去做鞋穿,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花一二元錢買雙涼鞋不再是難事,咱們這些鞋低價銷往農村,肯定還受歡迎……過去是城市人買涼鞋,現在咱們就來個‘轉戰農村市場’……都說塑料涼鞋沒市場了,怎么人家大連五塑的涼鞋嘩嘩地賣呢?咱們得去取取經……我就不信了,同樣是兩個肩膀扛著一個腦袋,同樣是做涼鞋,人家能賺錢,咱就賣不動……”
        他帶著手下一班人,去了大連五塑——全國最有名的塑料涼鞋廠。
        到那一看,東塑人就被震撼了。整潔的車間,有序的生產,漂亮的涼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合格率……那叫管理有訣竅,涼鞋有花樣。
        再看看咱家的廠子,破破爛爛的車間,待修的機器趴窩,塵土滿地、原料亂堆,懶懶散散的工人,樣式老舊的涼鞋,成堆成堆的廢品……他奶奶的,都是人啊,問題癥結在哪呢?
        大鍋飯時代,人們還處在計劃的被動中,干多干少一個樣,干好干壞一個樣,工人既缺少責任意識又缺乏積極性。
        得想法讓大伙干著上勁啊。
        能不能定個制度,細化標準,卡死工作量,完成拿工資,超額有獎……
        于桂亭猛然發現了管理的奧秘。他腦子里一下一下蹦著火花。
        “咱們要變。要把人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要責任到車間,到班組,到人……”
        班子成員擠在漏風的廠辦室里,喝著白水,一談就是一夜,人們反復爭辯、討論、推敲,漸漸地,思路越來越清晰:實行經濟責任制。
        經濟責任制的核心就是“成本包干、利潤分成”。將管理控制延伸到每個環節中,將指標細化到每個人頭上。
        這可不是拍腦袋工程。
        它需要精細的測算。從供應科到注塑車間,從修理車間到銷售科,要根據原料、機器、成本、消耗、車間、班組等各種情況,綜合測算。
        最終確定每個班組的生產定額。
        心思細密的副廠長孔令武接受了這個任務。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國的企業還嚴嚴實實裹在“計劃經濟”的殼子里,上邊怎么安排任務,底下怎么生產,管它銷得出去銷不出去——一個小小的集體企業,打破慣常思維,從內部開始了“求生”破繭,可以說在河北省都是“吃螃蟹”之舉。
        到1990年,虧損嚴重的邯鄲鋼廠才實行“成本管理”,創造了歷史上的“邯鋼經驗”,東塑的經濟責任制,比它早了將近十年。
        這邊,孔令武領著一班人,拿著計算器和算盤,黑白測算量化指標,那邊,于桂亭帶著工藝師萬師傅,又出發了。
        7,靈光閃過,于桂亭說,我明白了
        咣當,咣當,綠皮火車一路向北。
        于桂亭和工藝師萬孜方三上大連。
        他們去了兩趟,有個問題一直搞不明白:人家的涼鞋花樣咋那么多呢?想偷藝,人家的主要工序都不讓看。要請教,人家也不肯說。
        咱買個鞋楦行不行(鞋模子)?人家很堅決:不行!
        于桂亭不死心,正面攻不破,咱就側面進攻。
        他們的腳邊墩著半面口袋小棗,挎包里還裝著兩瓶滄州特產“御河春”。
        萬師傅曾經是東塑的職工,擅長工藝美術,后來調走。于桂亭上任后,三說五請,把他請了回來。
        這次上大連,于桂亭授命萬孜方,一定得取點真經。
        “你說他們的涼鞋怎么就那么漂亮呢?”于桂亭說。
        “關鍵是鞋楦?!?/div>
        “他們用什么樣的鞋楦?”
        “上次去,我就想看看人家的鞋楦,可人家都蓋起來了,連看都不讓看。關鍵車間不讓進,技術保密。我看,這次也是白費力?!比f師傅對前景并不樂觀。
        “這次,咱倆改改法。咱不上廠子去了,咱上那個老技術員的家里去。從他那看看能不能突破?!毙椇蜏嬷菥?,就是給那個老技術員的禮物。
        于桂亭是個有心計的人,上次去大連就想法打聽到了老技術員的住處。
        下了火車,兩人背著小棗,又走了將近十里地,才來到老技術員的家里。
        老技術員還沒下班,二人就在門口等。
        七點多,老技術員回來了。
        一看他倆,一愣,“你倆怎么又來了?!”——他已經認得東塑人了。上次這兩個人在廠子里,圍著他套近乎,他有了印象。
        于桂亭樂了,把老技術員拉到小酒館里,三個人邊吃邊聊。
        兩杯酒下肚,老技術員說,我也挺佩服你們的精神,這大老遠的,一趟一趟地跑。我知道你們的心思在哪,想要鞋楦是不是?
        于桂亭點頭:是。不瞞您老人家,我們想看看鞋楦。
        老技術員說,這鞋楦不能讓你們看,這是技術保密,廠里有規定,我也沒辦法。
        于桂亭說,那我們買個行不行。您開價。
        老技術員搖頭,更不能賣給你們,多少錢也不賣。
        路堵死了,兩人心里很失望,但是于桂亭臉上不帶樣。
        “老人家,我們來這一趟,雖然沒買到鞋楦,能認識您也值了。我們就當看了一趟朋友?!?/div>
        老技術員也很不忍心,話頭一轉,“鞋楦不能賣給你們。但是我可以透露一點,我們廠子的鞋楦都是自己做的,等我們不用了,我們再給輕工部。等你們拿到鞋楦,那都是我們不用過時了的……這件事,你們可不能說?!?/div>
        聞聽此言,于桂亭仿佛天靈蓋開了一道天光。
        他說,我明白了。
        二人連夜坐車回滄州。
        那時候,廠子生產什么樣式的鞋,都是輕工部買來的鞋楦,計劃經濟嘛——啥事都不能自主。
        于桂亭明白了,東塑從輕工部拿來的鞋楦,都是過時的,人家不用的了。
        大連五塑能自己制鞋楦,咱東塑也可以自己做呀。
        “萬師傅,就看你的了,你帶著大伙研究吧。要人給人,要錢給錢?!?/div>
        “放心吧,于書記,咱一定能琢磨出自己的新花樣來?!?/div>
        8  廳長,過一年你再來看,我讓東塑變個樣
        河北省輕工廳廳長陳映煜聽說于桂亭“下放”到了東塑,特意來看他。
        于桂亭當副局長時,他們就是上下級,時常打交道。陳廳長很喜歡精明干練的于桂亭,覺得他是個人才。這次聞知于桂亭的變故,心里很替他惋惜。
        老上級來了,于桂亭領著他先在廠子里轉。
        破舊的幾間平房,簡陋的設備,敞風漏氣的車間,成堆成垛的涼鞋……陳廳長一看心就涼了。
        他關切地說,桂亭呀,河北八家涼鞋廠,大多數轉產了,不轉產的也停產了,就你還在生產。涼鞋已經不行了,你也得轉呀。
        桂亭說,廳長,我現在手里沒錢,就這一堆設備一堆人,想轉也轉不了。不過,他們不生產了,正好給了我機會,我相信涼鞋還有市場,只是咱們的產品跟不上時代。你過一年再來看,我一定能讓東塑的涼鞋火起來。
        陳廳長搖搖頭,心說,涼鞋還真能火起來?
        技術攻關組成立了,專門研制涼鞋新花樣。
        自己畫圖紙,自己削木頭,自己做模具,自己鑄鐵模,自己打磨……
        東塑的員工以小學、初中文化居多,他們中的技術人員,雖說都是“土包子”,但是動手能力很強。因為從一建廠,這個小小的集體企業就沒有固定產品,完全是靠著“自己動手”,上馬一些簡單項目。從最初的生產草繩、塑料把套、鉗套,到后來生產毛主席證章,七十年代上注塑設備,生產涼鞋,多是因陋就簡,土法摸索。這樣的創業史,也造就了工人們在技術上的心靈手巧。
        經過日夜攻關,新鞋楦終于制作成功了。
        與此同時,經濟責任制出臺了。
        經濟責任制光條款就有152條,涉及生產的各個車間,從人員定額、成本核算到責任到人,從包干數額、盈利分成到虧損自負,事無巨細。
        經濟責任制把生產各個環節細化量化成每一個細微的數字,又具體到每一個車間、每一個崗位、每一個人頭上。
        完成有獎,完不成挨罰。
        真是政策對了頭,干活像頭牛。
        不但干活像頭牛,誰也舍不得扔東西了。
        從注塑車間到捏合車間,從成品車間到維修車間,工人們開始對每一個零件、每一克原料、每一雙涼鞋較真。
        過去一雙涼鞋廢了,啪就扔到垃圾堆上了,現在不了,人們撿起來,拿剪子一點點剪碎,回爐再用……
        下班時間,人們拿著鉤子、耙子,到大坑里去翻廢涼鞋——東塑的垃圾坑都是用廢料墊起來的……
        過去注塑車間地上常撒著塑料原料,工人拿笤帚一掃就扔了,現在人們一顆顆撿起來,重新裝入料袋里……
        過去捆一雙涼鞋,尼龍繩可著用,現在人們都剪成寸繩,把涼鞋兩個帶子正好系上就行,多一寸也不用……
        過去裝成品的紙箱子,要寫上銷售地址等字,一瓶墨水不幾天用完了,現在,瓶子兌上水,一瓶可以當兩瓶用……
        過去人們為多干活打仗,誰多干了都有意見——現在倒班,接班的想早點干,交班的不愿走,你說到點兒了,他說沒到點兒,人們開始為“想多干點活”打仗……
        過去機器壞了,愛修不修,現在機器一有點異常,工人就急眼,喊維修工盯著,工人一下班,立馬修,保證第二天上班正?!?/div>
        風雨飄搖的東塑悄然駛上了順風道。
        9,咱自己開訂貨會!有人查我擔著,坐監獄我去
        新產品出來了,過去的“傻、大、笨、粗”,開始向“新、優、美、全”轉變。
        工人可著勁兒地生產,產量噌噌地往上長。
        有產品就得跑銷量,于桂亭和部下帶著產品去參加全國訂貨會,滿指望一炮而紅,沒承想落個敗興而歸。
        為啥?那時候東塑還沒名氣,訂貨會上的供銷商們只認熟廠、大廠,人家的展臺前人群熙攘,東塑的展臺前冷冷清清。
        于桂亭站在自家的展臺前,眼巴眼望,恨不得拉個人到展臺前看看??扇思覐纳磉吔涍^,目不斜視,連看的欲望也沒有。
        于桂亭這個憋悶,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可是尷尬是次要的,產品沒訂單是個大問題。
        咱的產品質好價低花樣新,混在全國的同行里,不顯眼,人家不認,這可怎么辦?
        想招兒。
        咱自個開訂貨會怎么樣?供銷商來了,就咱一家的貨,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啥?自個開?
        于桂亭一說,底下人都嚇一激靈。
        那個年代,企業做什么事,都得等上頭紅頭文件。上無領導同意,下無藍本可循,這就是違規,甚至是違法。
        “這可沒有上頭允許呀?”
        一個不慎,說撤職就撤職,說坐牢就坐牢。全國的訂貨會,都是有關部門組織,一年分春秋兩次。經銷商要貨,全靠在訂貨會上與企業簽約。企業自個也能開訂貨會嗎?
        于桂亭一梗脖子,現在是改革年代,天天喊改革,改革就是“違規”。
        “上頭查怎么辦?”人們提著心。
        “怕啥?都他娘地吃不上飯了,還顧及這顧及那。全國也沒有小廠自個開訂貨會的,你讓上頭下紅頭文件,可能嗎?咱就自個兒開,出了事,我擔著?!?/div>
        “出了事,我擔著?!庇辛诉@句話,人們膽壯了。
        凡事有擔責的就好辦。
        發請帖的,專程請的,找關系叫人家來的,忙乎開了。
        于桂亭膽子大,也不莽撞。有些事不能不防。來人要吃要喝要住宿,最容易讓人揪小辮子的,就是錢。
        這也好辦。
        “我們都捐點錢,有關部門查起來,就說是職工捐錢自個辦訂貨會?!?/div>
        一番安排,東塑的涼鞋訂貨會終于召開了。
        10,天啊,一下子訂出500萬雙
        來自全國十幾個省市自治區的246個單位大約500人聚到了東塑。
        吃、喝、住,東塑全包了。
        訂貨會第一天,于桂亭就接到了紀檢部門的電話:于書記,你注意點。如果有人告狀,先抓的可就是你。
        班子成員都替于桂亭捏把汗。
        于桂亭嘿嘿一笑:怕什么,大不了坐牢。我這回如果真的出事了,到了墻那邊(東塑與省六監獄一墻之隔),到時候有人想著去給我送個窩頭,我就會很高興……
        人們也笑了,笑完了眼里卻澀澀的。
        500人,住在地區招待所里,圍著東塑的涼鞋產品左看右看,看質量,看花色,看樣式……
        東塑的涼鞋一下子亮了人們的眼。
        我訂一萬雙……
        我訂二萬雙……
        三天時間,一下子訂出500萬雙。
        訂單爆滿!
        東塑此前的年生產能力還不到300萬雙!
        這三天時間,于桂亭把自己豁出去了。
        有家不回——就在辦公室,隨時接待,隨時處理問題。
        有酒就敬——握手、鞠躬,各桌轉圈,杯杯口干。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這是東塑的一次亮相,一個全新的展示,他要在這短短的時間里,抓住經銷商們的心。
        他要達到一個異想天開的效果——一握桂亭手,永遠是朋友。
        對于桂亭來說,這不僅是一個訂貨會,更是一個溝通會、交友會、展示會。
        于桂亭的看家本事,就是真誠、周到、熱情、厚道,他在眾人面前,要把真誠、周到、熱情、厚道演繹到極致。
        陪吃,陪喝,陪聊,陪參觀……來時笑臉相迎,走時躬身相送。
        人們走時是陸續地走,這一晚上,他在辦公室沙發上合衣而臥,不管誰走,不管幾點,他都要起來相送。
        一晚上,起來了十數次。
        11,定額低了,下次再改;原料漲價了,售價不變
        工廠有訂單了,職工樂了。
        機器滿負荷生產。
        問題也來了。
        月底一算賬,有的職工超出定額太多,過去拿三四十塊工資,現在得開到一百多,有的甚至更多,遠遠超出“經濟責任制”預想的“上線”。
        “于書記,定額低了,咱得改改。人們的工資太高了,這也不合理?!毕聦偬嶙h。
        “定低了,拿得太多了,也得按這個發給大家。要改,咱們明年改。這次,該怎么發就怎么發?!庇诠鹜ふf。
        當初實行時,于桂亭就提出,第一年,半年一定,以后一年一定,就是為的“試錯”。
        試驗嘛,定額高低得通過實踐來摸索。
        “許諾的事一旦說出,錯了也要按錯的來,要改下次再改,這叫信用?!?/div>
        職工做夢也沒想到,一個月就掙了半年的錢。
        哇噻。就差喊于書記萬歲了。
        職工們看著訂單樂,沒想到市場風向說變就變。
        訂貨會上的銷售價格,是按當時的原料價格核算的。
        這塑料涼鞋的原料,像坐過山車一樣,半年一個價,甚至是一個月一個價,到滿負荷生產時,原料價噌噌往上漲,一車車原料進來,比原來漲了一倍。
        怎么辦?
        低來低去,高來高去,隨行就市,這是銷售不成文的規矩。
        漲價吧。經銷商價賣的高點,他們也不賠。銷售科的人說。
        于桂亭搖頭:“按原價銷售,不漲價。做人要守信用?!?/div>
        “這里外里,就差二百萬,這可不是個小數字呀。咱的利潤可沒有了?!睆S長們皺眉。
        “咱們想辦法降低成本,自己彌補漲價帶來的損失?!?/div>
        全廠節能降耗,開源節流,要從成本里摳出這二百萬來。
        經銷商們也明白,原料漲得太厲害了。他們以為東塑涼鞋一定跟漲,沒想到發貨時,依然按原價出廠。
        經銷商們大多是從數個廠家進貨,其他的廠家都漲價了,唯有東塑一家的產品沒漲價。
        經銷商們樂了。打電話的,寫信來的,全表達一個意思:“于書記,你太有誠信了。下次,我們還訂你的貨?!?/div>
        于桂亭一笑,我們這叫“寧丟利潤不丟信譽,寧丟利潤不丟市場?!?/div>
        說話算數,吐個唾沫就是釘,于桂亭開始打造“一諾千金”的信用。
      上一篇:
      下一篇:
      西西人体午夜视频
      <bdo id="buoor"></bdo>

    3.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