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buoor"></bdo>

  •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

      第九章,豁出命去——我就不信鑄不成

      瀏覽量

      第九章,豁出命去——我就不信鑄不成

      1、不要焊接的

      寒風掃蕩著窗欞,發出尖銳的呼號。

      這是個難以安心的春節,于桂亭站在窗前,側臉如削,神情清峻。

      正想著心事,手機響了。

      他的眉突突跳了兩下。

      “董事長,鐵獅清出來了,身上有裂痕……”趙如奇的聲音低沉。

      “也就是說有缺陷?”

      “有缺陷,到什么程度,得等鐵獅吊出來再說?!?/p>

      “正常,很正常?!庇诠鹜さ恼Z氣出奇地平靜,“先吊出來,看情況再定?!?/p>

      “行,我們請有關專家看看?!?/p>

      于桂亭放下手機,面色凝重。

      他點燃一顆煙,望著搖晃的枝丫,陷入沉思。

      他盡管做了最壞的打算,可是沒揭鍋之前,內心還有期待,一旦面對結果,不可能不沉重。

      八個月過去了,人們企盼中的鐵獅沒能出現在眼前。

      泊頭,華民鑄造公司。

      有關人員正在這里緊急研究對策。

      趙如奇、王玉芳、郭春生、李西岳、蘇東利等人,還有從山東請來的焊接專家,對鐵獅的裂痕評估后,又開始就如何補救進行探討。

      “能焊嗎?”

      “能焊?!?/p>

      “焊完能看出是焊上的嗎?”

      “我們的焊接技術可以讓鐵獅完好如初,根本看不出是焊上的?!睂<艺Z氣肯定。

      正討論著,于桂亭的電話打過來了。

      “如奇,聽說你們正在討論怎么焊上它,我的意思是,不用討論了,不能焊,咱們不能降低要求,焊,和分體鑄造是一個概念。咱們要不惜代價,重鑄一個完美的鐵獅子。重新做,把它廢棄,不要焊接的,這就是我的表態。你把我的表態跟有關人員說明,前期花費的二百多萬,如數支付。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董事長,我們的意思,不惜代價,重鑄?!?/p>

      能焊多好也不要焊接的。

      于桂亭要一個歷史傳承的鐵獅子,要一個屹立千年的鐵獅子,要一個完整無缺的鐵獅子。

      不焊接,那就只能重鑄。

      吸取教訓,總結不足,重打鑼鼓另開張。

      劉市長親自出面,請來了邯鄲新能源裝備公司的專家們,親臨重鑄現場。

      專家們實地查看,了解了第一次鑄造的情況,以及出現的問題,提出了指導性意見。

      鐵獅子肚子開裂,得弄明白原因啊。

      是火候?是材質?是厚度不夠?邯鄲來的是全國有名的鑄造專家,他們從多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從第一次鑄的情況看,還是太匆促了,對這個大家伙的諸多方面考慮不足。

      第二次,就得慎重再慎重了,時間服從質量。

      錢瑞澤也從北京趕來了。

      他圍著鐵獅子看了又看,一會兒看玻璃鋼模,一會看肚子有裂痕的新獅,于桂亭也陪著他看。

      “錢教授,我們打算廢棄這個鐵獅子,重鑄一個?!庇诠鹜ぱ鲋樋撮_裂的鐵獅子。

      “于董,我有個想法,既然重鑄,我再重新塑個模,我不要這個舊的了?!卞X瑞澤也仰臉看著新獅子,這個鐵獅子鑄出來之后,我越看越覺得有瑕疵。從外形上,從神韻上,還有欠缺,我再綜合人們的意見,進行修改,我再重新雕塑一個?!卞X瑞澤的神態堅定。

      “錢教授,你追求完美的精神令人佩服。要是那樣,我支持你。請問,重新塑模還得多長時間?”

      “三個月吧。為了不讓我的作品留下遺憾,我寧愿不要錢再做一個?!?/p>

      “那不行,必須得給錢?!庇诠鹜ひ埠軋詻Q。

      “于董,你要非得給,就給個成本吧?!?/p>

      “成本是多少呢?”

      “三十萬到五十萬?!?/p>

      “那好,我給你五十萬?!?/p>

      2、權宜之計

      于桂亭為什么問時間呢?因為按市政府原計劃,新鑄的鐵獅,要擺上獅城公園,迎接第八屆中國滄州國際武術節。

      用原模鑄一個,就來得及。要是重塑新模,時間上太緊張了。

      于桂亭得跟市長溝通一下這個事。

      市長很著急。

      這個新建的獅城公園,是第八屆中國滄州國際武術節的主會場。此次盛會經國家體育總局批準正式升格為國家級節慶活動,這是滄州向世界的一次亮相,也是滄州文化的一個展示。

      屆時滄州將迎來四方領導、八方賓朋。

      獅城公園體育館作為主會場,安排了多項大型活動,其中獅城廣場上的滄州武術萬人大展演,更是以鐵獅為背景而設置的。

      這個大展演,是以緣起和盛行于滄州的53個傳統拳械為基礎,精選40個優秀拳種,組織開展的大規模、特色化武術表演活動。屆時將在獅城公園舉行有兩萬人陣容的武術群體表演,以充分展示滄州傳統武術文化的富集地特色和民眾尚武的地域性特征,同時邀請央視全程錄像,由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總部現場權威公證,申報多拳種大規模武術展演吉尼斯世界紀錄。

      亮劍滄州,武動世界,百姓關注,嘉賓云集,這樣的場面,沒有鐵獅豈不太遺憾了。

      果然,于桂亭和劉市長一匯報此事,市長就微微皺眉。

      “老于,我理解你不愿將就,可要是這樣,時間就說不準了?!?/p>

      “市長,無論如何咱得時間服從質量,要是一天有二十五個小時,人們也都利用起來了?!?/p>

      “萬一來不及怎么辦?”

      “市長,要單是為了武術節擺那個鐵獅子,這個事好辦?!?/p>

      “有什么辦法?”

      “咱不是有個拆下來的玻璃鋼模嗎?萬一時間上不允許,咱就把這個模擺上去?!?/p>

      “這倒是個辦法?!眲⑹虚L點頭。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不過,這樣做也有個好處?!庇诠鹜\淺一笑。

      “有什么好處?”

      “咱們趁機讓這個獅子亮亮相,老百姓品頭論足,專家說長道短,搜集民間意見,咱們正好廣納民言再修改?!?/p>

      “好,好。征求一下大伙的意見,看看這個獅子行不行?!眲⑹虚L點頭。

      “市長,這個鐵獅子千年鑄一回,咱不能給自個兒留下遺憾,更不能給后人留下笑柄……要是圖將就,有一百個獅子也鑄出來了?!庇诠鹜ぴ谶@件事上很較真。

      “老于,你這個人真跟別人不一樣?!眲⑹虚L又重復了一遍他的話,“就按你的想法鑄吧。實在不行,武術節先把獅模擺上?!?/p>

      武術節的事算是解決了,于桂亭松了一口氣。

      他起身要走,市長又叫住了他。

      “老于,獅子底座怎么樣了?”

      “市長,已經差不多了?!?/p>

      這個底座,是鋼筋混凝土澆鑄,砌出五米高臺,周圍是漢白玉欄桿圍繞,上面蹲踞48個石雕小獅子,也是東塑掏錢捐造的。

      “就是按你的意思,頭朝東尾朝西打的底座?!庇诠鹜び盅a了一句。

      市長點點頭,欲言又止。

      3、新鐵獅為什么頭朝南

      頤和大酒店,一桌子客人談笑風生。

      在座的,有官員有學者有商業同道。

      這些日子,于桂亭把精力用在了重鑄鐵獅上,飯局上人們也是三句話不離鐵獅。

      人們說來說去,就說到了鐵獅子朝向問題。

      人們在這個事上有爭議,有人認為應該朝南,有人認為應該朝東。

      “朝南派”認為,鐵獅子原來就是頭朝南尾朝北,應該遵從“原樣”。

      “朝東派”認為,鐵獅子又叫鎮海吼,鎮海嘛,應該頭朝東方。

      這兩種意見,各據其理,市長屬于“朝東派”。

      市長也聽到過人們的議論,所以在一次重鑄情況匯報中,問于桂亭:“老于,你覺得鐵獅子應該朝哪邊?”

      于桂亭說:“市長,關于鐵獅子的朝向,只能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p>

      劉市長樂了,“就是老于說的這話,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就我說了算,頭朝東?!?/p>

      所以東塑在建底座時,就按頭朝東格局打造的。

      老實說,頭朝哪邊于桂亭并不關心,他只關心把鐵獅子鑄好就行了。

      不過,人們在這事上有爭議,他也聽了不少。他只聽,也不參與意見。

      既是在飯局上,人們說話就直白了。

      “老于,你要不讓鐵獅子頭沖南,你就犯了一個歷史性錯誤……”

      “老大,你不能耐嗎?你有本事叫鐵獅子沖南……”

      于桂亭看了看眾人,說:“你們都覺得應該沖南呀?”

      在座的絕大多數點點頭。

      “沖東正對著市區,太兇,不能沖東?!庇腥擞盅a了一句。

      “你們要都認為沖南,這個鐵獅子最終會沖南?!庇诠鹜げ痪o不慢地說。

      “大哥,你別說了,你底座都沖東打下了,市長說話了,你扭不過來?!?/p>

      “最終要不沖南,你們可以把我的腦袋揪下來?!庇诠鹜て届o地說。

      這話說完就完了。

      過了半個多月,市長又把于桂亭叫去了。

      “老于,這個鐵獅子朝向的問題爭議太大了?!?/p>

      于桂亭一樂,“不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嗎?什么事沒爭議?什么事都有爭議!”

      “我也在想沖東到底是合適不合適?!笔虚L耳邊聽的議論多了,他也在反思這個“歷史性的決定”。

      “怎么著?市長,你聽的話太多了?我聽你那意思有點行(hang)乎呢?”

      “你那個底座打完了嗎?”

      “打完了?!?/p>

      “花了多少錢?”

      “二十多萬吧?!?/p>

      劉市長聞言,若有所思。

      “市長,在做這個事上,二十多萬塊錢不叫錢。沒有錢的概念,別說二十多萬,二百多萬要想改,也可以改,這絕對不是錢的事?!?/p>

      劉市長撲哧笑了:“老于,你這人真跟別人不一樣?!?/p>

      于桂亭也笑了:“我有嘛跟別人不一樣的。我得分嘛事,我講究花一百萬,該花不心疼,不該花一分錢攥出汗來。吃頓飯花十萬我不心疼,花一百剩下飯菜我心疼。我說市長,你也別嘀咕了,你要有心改,咱把它砸了?!?/p>

      “我也想聽聽你的意思?!?/p>

      “市長,我就管掏錢,別的我都外行。你要拿不定主意,要著我說,咱找個大師,聽聽大師怎么說?!?/p>

      劉市長一聽,百脈俱開,“好,老于,這法兒好。咱聽大師的,他說沖哪,咱就沖哪?!?/p>

      天津大悲院方丈智如法師被請到了獅城。

      他在舊州鐵獅處觀覽一番,又在獅城公園參觀一番,圍著漢白玉基座轉了幾圈,用儀器定位方向,然后指點迷津:建議保持原鐵獅子面南的方位。

      遂變更施工圖,砸毀原座,重建基座。

      鐵獅子頭朝南了。

      4、二次澆鑄,功虧一簣

      由于第一次提供樣稿時,行動倉促,獅子模型有些細節不盡如人意。第二次重鑄,給了錢瑞澤修改的時機。

      他帶領雕塑師重駐舊州,一連十四天,幾乎寸步不離鐵獅,勘測揣摩原獅比例,重點刻面部神態、獅身紋理,突出表現鐵獅神韻。大到整個獅子的體重、高度、身體各部位的維度,小到毛發的分組、都進行全方位的測量和對比定位。他們還參考了大量的圖片和文史資料,分兩組進行臨摹和再塑造。

      一比十的模型得到認可后,現場翻制成石膏外模,固定好帶回北京翻成玻璃鋼模型,然后層層套圈等比放大。

      如此巨大的泥稿翻制玻璃鋼模型,施工難度很大。為了減少分塊數量,最大限度保證模型的完整性,他們架起十米高臺,從背部蓮座的洞口把支架和雕塑泥一點點掏出來。由此保證了玻璃鋼模型和泥稿原型的一致性。

      七米高的泥稿制作花費了四十五天的時間。

      2010年6月,重鑄鐵獅領導小組有關人員、東塑集團董事長于桂亭、總經理趙如奇一行十數人,趕到北京通州,審察鐵獅子模型,提出修改意見。

      7月13日,新鐵獅模型再次運抵泊頭。

      工程進入造型階段。

      這一次,負責工藝的李西岳對鐵獅的厚度和技術工藝進行了改進。

      計劃在8月25日進行澆鑄。

      天公不作美。

      8月19日,下起了大雨。

      地坑里裝了監控,白天工人寸步不離。

      為了防止雨水流入鑄造車間,工人們在廠房內外采取了擋雨措施。

      怕車間屋頂漏雨滴水,工人們用大幅的塑料薄膜將砂型蓋了個嚴嚴實實。

      直到半夜兩點,看著工人們一切料理妥當,蘇東利才回到小板房。

      迷糊了一小會兒,蘇東利就睡不著了,他一咕嚕爬起來,又去澆鑄現場察看。

      雨還在下。

      連續兩天的雨讓外面幾乎成了汪洋。

      廠房里并無異樣,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潮濕的涼意。

      車間空蕩蕩的,寂無聲音。

      他一邊走一邊察看,側耳細聽,他聽到了汩汩的水聲。

      如聞炸雷,他急忙掀開遮蓋坑箱的塑料膜。

      眼前一幕,讓他差點暈過去。

      廠房外的積水,正沿著當初加固地坑鋼架的鋼絲繩,流入砂型坑。

      原來,怕地坑鋼板往里傾,用鋼絲繩朝外拽著??铀闹芏际腔靥钔?,土質松軟,外邊的積水慢慢滲透,土往下沉,水順著鋼絲繩的縫隙流進了坑里。

      砂型坑不能有半點水分,甚至不能有潮氣。

      這意味著幾十萬元成本的砂模泡了湯。

      幾個月的辛苦努力再次付之東流。

      三十歲的漢子,撲通坐在地上,嗚嗚哭了起來。

      全毀了。

      這可怎么辦呀?

      數月吃住在廠的蘇東利,像個孩子一樣淚落如雨。

      李西岳趕過來了,趙如奇趕過來了,全都呆若木雞。

      5、免職

      一波三折,兩度失利。

      每個人的心情都格外沉重,沉重得像墜上了石頭。

      鐵獅啊,鐵獅,你是考驗滄州人百折不撓的精神,還是從千年前的誕生之初就歷經曲折?你是覺得鑄造師們還不夠虔誠,還是覺得驚世之作必納絕世之功?

      這個打擊太大了。

      可是,決定重鑄鐵獅的于桂亭,卻必須面對這個重大的挫折。

      他不能不跟市長再一次匯報了。

      “市長,這次又廢了?!?/p>

      “啊?怎么回事?”市長也吃驚地揚起了眉毛。

      “天下大雨,地坑進水了。沒法澆鑄了?!?/p>

      “都毀了嗎?”

      “都毀了。要想澆鑄,就得重新來,重新做砂模?!?/p>

      “老于,是不是你的要求太高了,現在的技術根本就達不到?!?/p>

      “不是。是咱們的經驗不足,或者說各方面投入的力量不夠?!?/p>

      “其實,當初要是分體鑄就不會有這么難了。按說現在的焊接技術是沒問題的?!?/p>

      “市長,這件事不能湊合,鑄個湊合的鐵獅沒意義。你要是讓別人鑄,我嘛也不說了,我要是鑄,就一定得鑄個完美的……”

      “老于,有必要這么較真嗎?”

      “有必要。市長,這是傳承的概念,古人還能鑄出個完整的,能經風經雨上千年,咱不能湊湊合合弄個樣子貨擺上去,那要貽笑世人,愧對后人。鐵獅子不僅是個景點,更是滄州的圖騰,獅城的象征……”

      “那你打算怎么辦?”

      “重新鑄,我就不信鑄不成?;厝ノ揖烷_董事會,把趙如奇的總經理免了?!?/p>

      “你別免他呀?!眲⑹虚L一愣。

      “市長,我必須得免他,不免不行了,不免他這個鐵獅鑄不成了?!?/p>

      于桂亭面容冷峻。

      下午一上班,于桂亭緊急召開班子會。

      面對著各分公司的一把手,面對著各位董事會成員,于桂亭宣布了一項決定:免去趙如奇集團總經理的職務。

      人們離去,于桂亭留下趙如奇談話,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肅然。

      “如奇,這個鐵獅子,沒有錢的概念,也沒有董事長和總經理的概念,鐵獅子是滄州人的魂、滄州的魂,是作為一個人來講,有沒有魂的問題。我這一生,做事有三種方式。第一叫做順應自然,就是順應時勢,水到渠成。第二叫心想事成。我以前做的事都叫順應自然,唯獨鑄這個鐵獅子叫心想事成。心想事成是什么概念,是傾注一切資產,傾注所有的精力,我要把事辦成了。第三個做事的方式叫志在必得。志在必得是什么概念,就是把命搭上,也要把事做成了。這不是搭上全部的精力和全部的資產了,是把命也搭上……

      這個事,還沒到把命搭上的程度,就是心想事成。我想做成這件事,東塑一切一切都不要了,也要把它做成。你的所有的精力,都要投入到鐵獅子中,你做不到,我跟著投入,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我相信肯定能成……”

      于桂亭用嚴肅和善的眼睛盯著趙如奇,多少年里,他幾乎沒用這么嚴肅的口吻說過事。

      趙如奇凝神聽著,心中有不安,有愧疚,有難過——他不是為自己,他是為鐵獅子。

      到現在這種程度,于桂亭已經發現,這個事如果不全心全意去做,是沒法心想事成了。

      趙如奇也意識到,這個事,不豁出命去,也做不成了。

      兩個人的臉,線條都繃著。

      “我給你三條路可選。第一條路,我給你一個億,你可以拿著一個億,去周游世界,去學習,回來接著干總經理。我免了你了,為什么免了你,因為這個事你沒做成,你不夠格。第二、我給你還是這一個億,你也可以不周游世界了,可以什么都不干了,你足夠一輩子生活了,終老無憂了,你自由了。第三、你去重新組織,鑄這個鐵獅子,不惜一切代價,去鑄這個鐵獅子,鑄成了繼續在集團任職,鑄不成你該干什么干什么。

      就是這三條路,你去玩,去學習,還是重新鑄,你自個兒選擇?!?/p>

      于桂亭一直在說,趙如奇一直在聽。

      他聽明白了。

      他說:“董事長,你放心,我就選擇第三條,我重新鑄,我鑄不成我認了,我也不回東塑了。我有信心能鑄成?!?/p>

      趙如奇,這個從車間注塑工一路成長起來的總經理,在這一刻下定了拼死一鑄的決心。

      于桂亭點點頭。

      他看似給了多種選擇,但是好像也沒得選擇。

      他看似像是在鑄鐵獅,其實他更是在培養人。

      “如奇,從今以后,鑄鐵獅就是你的事了,我聽從你的指揮,東塑聽從你的指揮,你就本著傾盡一切資產,傾注所有精力的原則去鑄。要錢給錢,要人給人。我要心想事成?!?/p>

      “董事長,我明白,你放心吧?!?/p>

      趙如奇鄭重地點頭,眼神堅定。

      6、于桂亭的巴掌

      這個鐵獅子,比原先預想的,仿佛難了一萬倍。

      有人會說,現代技術這么先進,多大鐵件澆鑄不出來呀?非也,用現代法是可以澆鑄出來,但鑄出來的樣子是工業品,不是工藝品。

      所以眾人最終選擇的是傳統加現代工藝的“雜糅”技術。

      這是一難也。

      二難,是完整性。分體鑄出來,一焊接,就簡單了,但要整體鑄,它重達百噸,對澆鑄流程和技術的要求就超高了。

      三難,是時間性。你想傳承千年,那跟普通的鐵鑄件用料就不一樣了,它在太陽地里,抗風抗雨抗腐蝕,常規配比根本達不到要求。

      所以鑄這尊鐵獅子,不光是美術、工藝、制模,還有冶煉技術、溫度掌握、金屬配比、厚度承重、耐腐性等諸多問題。

      于桂亭想鑄傳承幾千年的鐵獅子,這個要求太難了。

      這天下午,正在外地談業務的于桂亭接到了劉市長的電話——晚上在市政府食堂吃飯,有事商量。

      看看時間,已是下午五點多鐘,于桂亭告訴司機,盡快往回趕。

      到市政府小食堂時,已是七點多鐘。

      一桌子圍坐,有政府官員,有企業老板,也有來自泊頭方面的負責人。

      劉市長居中,說得正熱鬧。

      于桂亭一到,先鞠躬再道歉,“對不起了,來晚了,我先自罰一杯?!?/p>

      于桂亭表面上談笑風生,其實內心里焦灼如火。

      這一陣,為鑄鐵獅的事,他操心費力,比上幾個億的項目費的心還大。

      上有領導期盼,下有萬民翹首,而澆鑄過程卻接連失敗,他內心能是滋味嗎?

      縱是在做企業過程中,經歷過各種風浪摧折,但鑄鐵獅這事關注度太高了,一想起這件事,他內心還是沉重如鉛。

      另一方面,即便是他認為失敗是正常的,但傳進耳朵里的各種言詞,也讓他不由暗生著無名火。

      “老于不是能耐嗎,這回好看了。出幺蛾子吧?!?/p>

      “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p>

      “他們都是外行,這活兒要是交給咱們,早就鑄成了?!?/p>

      “露多大的臉,現多大的眼?!?/p>

      于桂亭做事,向來不畏人言。他生氣的是,有些人你讓他干,他又不干。不干還在一邊說風涼話,一邊說風涼話一邊挑刺一邊看笑聲。而且,你想回擊,找不著對手——人家又沒當著你的面說,你找誰去回擊?!

      這頓飯,其實也是為鑄鐵獅而吃。

      市長召集了各路人馬,又在集思廣益。

      說起兩次失利的原因,眾人七嘴八舌。

      這不合適,那不對勁,于桂亭聽著不樂。

      于桂亭挨個敬酒,他的態度很明確,在座的各位,我鑄,我不惜代價,要是有人愿意攬這活兒,我可以出錢資助他,我退出。

      有人嘿嘿樂,不說行,也不說不行,樂不滋地像看戲。

      有人踩:“那是什么破廠子,實力不夠,技術達不到?!?/p>

      于桂亭說:“這好辦,我們再次招標,找實力夠的。再者,泊頭鑄造之鄉,如果泊頭還有更好的企業愿意鑄,那就更好了。你能推薦一個合適的不?”

      這么一問,就沒有人接腔了。

      有人說:“找的專家技術不過關,一到真事就草雞了?!?/p>

      于桂亭一樂:“兄弟,你知道哪有技術好的專家不?你說出來,我愿意重金去聘請?!?/p>

      對方也說不出來。

      有人充內行:“這么大家伙,整體澆鑄就不現實?!?/p>

      于桂亭說,“我干這個活兒,我就要求整體澆鑄,這對滄州來說,是一個傳承的概念,不能給后人留笑柄……”

      他知道好些人不理解這個傳承的概念。他要的是歷史,許多人看的是眼前——完成市政府的任務就行了,管它分體還是焊接的。

      “今天我把話說明白了,有人愿意接手我愿意退出,而且如果需要我,我還可以幫忙……這不是錢的問題。在座的企業有愿意弄的不?泊頭的企業有愿弄的不?再找不著合適的,我全國招標,再不行,我在這兒建一個鑄造廠,投一個億,我就不信弄不成這個事……”他心里說,你要不愿干,就別跟著添亂。

      別看說話的時候可以爛鏟,真較真又沒人接招。

      生活中總有些處于牛A和牛C中間的人,不作為,不成事,還老大能耐。于桂亭面上不得不應酬,喝下去的酒慢慢燒灼著肺腑。

      喝著說著,屋里就吵吵起來了。

      院里的司機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只聽于桂亭的聲音明顯大了。

      “我是外行,我只知道滄州不能沒有鐵獅子,那個鐵獅子要是毀在我們這代人手里,我們就是歷史的罪人?!?/p>

      “這不行,那不行,你們說個行的法兒?!边?,杯子撂得山響。

      市長打圓場,“泊頭方面再做做工作,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企業愿意接手,能找到更合適的,那就更好了……”

      這頓飯算是吃完了。

      一伙子人往外走,一位領導的話還沒說完,“老于,你就喝酒的能耐,你不就是敢喝嘛,下次咱們論論……”于桂亭說:“別走,現在咱們就接著喝,我還沒喝夠呢……”

      那人坐上車,于桂亭過去就拽住了胳膊。

      旁邊過來一位政府機關的熟人,看二人拉扯,知道于桂亭在酒桌上生氣了,說:“于總,你別生氣,你要有氣,你就打我吧?!?/p>

      “打你怎么著?!庇诠鹜ふ念^噌噌起火,又加上喝了不少酒,回轉身就給了拉架的人兩巴掌。

      “喝多了,喝多了,快回家吧?!北娙死吨?,把他們分開了。

      于桂亭這一輩子,多次揚起巴掌打人。但是在市政府院里,這還是第一次。

      他真是為鐵獅子急了。

      7、蘇東利的魔怔

      不是有人說這個鑄造企業不行嗎?

      咱找行的。

      東塑再次招標。

      泊頭方也遵照市長的意思,召集當地企業開會:誰要能鑄,政府投資,出錢上設備。

      當地企業沒有一個接招。

      事情到這種地步,誰不知道風險啊。

      這里不僅有風險,還有責任——風險巨大,責任難擔。

      有好日子不過,接這擔子干嘛?費這勁干嘛?于桂亭是傻冒,蘇東利也是傻冒。

      8月的風,吹拂著滄州大地。

      8月的星光,照耀著沉靜的獅城。

      蘇東利驅車,來到了獅城公園。

      這個新建的大公園,鮮花著錦、綠樹蔭濃,四處整裝一新,迎接武術節的到來。燈光照耀下,觀景橋下流水淙淙,河邊亂石堆磊,垂柳依依如訴。

      邁步過橋,就是那個玉石欄桿圍繞的基座。上面空空如也,那個人們盼了又盼的大鐵獅,還艱難孕育在天地時空中。

      蘇東利坐在臺階上,看著漢白玉欄桿,看著上面蹲坐的小石獅子,看著夜色闌珊中流動的光影,眼淚啪嗒啪嗒就掉下來了。

      三十歲的大小伙子,從接手家族企業起,內心從沒像今天這么煎熬過。

      他想起了一鑄時鐵獅身上的裂縫,想起了二鑄時雨水中泡湯的砂模,想起小板房里黑白混沌的日子,想起了兩次澆鑄前,他們一家老小,在舊州鐵獅前虔誠叩拜的情景……

      整整一年的時間了,他幾乎停頓了客戶來往,斷絕了生意,終止了到手的訂單,一切一切為鑄鐵獅忙活,為此還遭到買家起訴,吃起了官司……

      而這一切換來的,卻是一片徒勞,滿耳譏諷。

      晚風,輕輕吹拂,拂去一天的燠熱。

      今天晚上,幾個哥們兒聚在一起,要給他寬寬心,他只喝了一杯啤酒,就受不了了——平時喝幾瓶都沒事的他,忽然變得不勝一杯,他在洗手間里吐了一頓,扔下幾個哥們兒,自己開車出來散心。

      走著走著,就出了泊頭。他一抬頭,就到了滄州。

      再一抬頭,就走到了獅城公園。

      他坐在安放鐵獅的臺基上,說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曾經憨厚的四方大臉,在燈影下,暴露出了一個尖尖的下巴。

      第一次沒成,第二次又沒成,一個又一個霹靂,成了他生命難以承受之重。

      咋就好事這么多磨呢?

      一個保安走過來,不知道這個年輕人為啥夜靜更深地坐在臺子上發呆,關心地跟蘇東利搭訕起來。

      “小伙子,你知道不,你坐的這地方干啥的?”

      “干嘛用的?”

      “放鐵獅子的?!?/p>

      “哪造的?”

      “泊頭?!?/p>

      “鐵獅子弄的嘛樣了?”

      “快弄好了,這就快來了,在道上走著呢?!北0残攀牡┑┑卣f。

      蘇東利心里嘆一聲,唉,人們哪知道這其中的曲曲折折呀。

      重新招標,華民競還是不競?

      蘇東利邁在了人生的檻上。

      一開始,他就是想挑戰自己,想揚鑄造之鄉威名。整個過程,就是靠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支撐著走過來的。

      挑戰了一番,結果如此慘淡。不干了?干不了?這不是全天下的笑柄嗎?

      到這時候,不是名的問題,不是利的問題,是一口氣的問題。

      人活一口氣。

      干不成這事,這口氣一輩子都會梗在心里。以后,還活個嘛意思呀。

      背水一戰,競標!

      2010年9月10日。

      華民鑄造、上海浦宇第三次與園林部門和東塑簽署了重鑄協議。

      蘇東利握筆的手顫抖了。

      按照協議規定,如果再鑄不成,他要負責任,承擔一切費用——他冒著傾家蕩產的風險,他把自己的后半生也交出去了。

      家里沒有人知道他簽了這個合同。

      簽完合同,他坐在車里就哇哇哭開了。

      8、趙如奇的五臺行

      趙如奇,李西岳,蘇東利,似乎都讓鐵獅逼到了人生絕境。

      他們都在背水一戰。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相同的命運,鐵獅的緣分,把不同的人聚在了一起。

      只有把命連在一起,才能心往一塊兒想,勁兒往一處使。

      為了鑄鐵獅,趙如奇找到了問題的一個關鍵點:必須有合力,工藝再好,澆鑄再精,心不往一塊用勁兒,也干不成。

      他提議,咱們是為鐵獅聚在一起的,咱們都是有獅緣的人,應該結成生死弟兄,同進退,共甘苦。

      幾個人都贊同。

      焚香跪拜,飲酒結義。

      拜罷,趙如奇說:“咱們鑄鐵獅,已經沒有個人名利的概念,是為社會、為后人做一件事。千年鑄一回,也算古今少有。這么重大的事,落到咱們頭上,也是天大的緣分。為了這份緣分,咱們到五臺山去朝拜文殊菩薩。鐵獅傳說是文殊菩薩的坐騎,五臺山又傳說是文殊菩薩的道場,咱們虔誠拜佛,也求個精誠所至,金石為開?!?/p>

      “好,我們就去五臺山?!?/p>

      中國清涼圣地、紫府名山五臺山,在異花芬馥、瑞氣縈繞的10月,迎來了滄州“鑄獅團”一行人。

      山西五臺山,因五峰如五根擎天巨柱拔地而起、峰頂平坦如臺而得名。這五臺,又分別稱為東臺、西臺、南臺、北臺、中臺。五個臺頂各建一座寺廟,里面供奉的都是文殊菩薩,但五個文殊的法號不同。作為游覽觀光勝地,這里常年人群熙攘,其中更不乏臺頂寺廟里禮拜朝圣的香客。

      五臺之中以北臺最高,海拔3061余米,有“華北屋脊”之稱。這里寺廟鱗次櫛比,佛塔摩天,幾個人一路攀登,但眉藏心事,哪有心情覽勝。

      半山腰秋光燦然,峰頂卻是涼風襲人。

      站在峰頂上,望四下層巒疊嶂,峰嶺交錯,幾個人一年來為鑄鐵獅揪起的眉頭似也迎風舒展。

      殿宇巍峨,金碧輝煌,寶相藹然。

      五輪頂禮,虔誠叩拜……

      這一拜,叫虔誠之至……

      這一拜,叫眾志成城……

      這一拜,叫金石為開……

      有人說,你講這些不是迷信嗎?

      不是。

      人但凡做大事,必心存一“敬”字,敬天敬地敬神明。人不敬,則外慢師友,內怠身心,人一敬,則斂束心神,專心致志。

      這叩拜,是對人性的洗禮。

      五臺一行讓人們心靈圣潔,心氣統一。

      鑄鐵獅變成了一件神圣的事,是天地萬物賦予有緣人的大福祉。

      有了這樣的想法,就不會再為付出多與少糾結,不會再為誰來擔責爭執。

      再回來,他們變了。

      變成了一群人為一件事彼此幫忙出主意,整體謀劃,共同攻關。

      他們變成了一個團隊,擰成了一股繩的一個團隊。

      比如鐵獅子裂縫這件事,過去,人們是以誰該負責任為核心。你說是工藝不過關,設計有失誤,他覺得是澆鑄火候不好,鐵水有雜質;還有的說是鑄件埋在地下,冷卻的時間太短……現在人們不爭了,人們在探討,怎么讓它不開裂。

      有可能是因壁薄而開裂。好,咱們增加厚度。

      有可能鐵水雜質多。好,咱們請科研院?;?。

      有可能是澆鑄溫度不合適。好,咱們向專家請教最佳溫度是多少。

      有可能是澆鑄時間過長。好,咱們上大高爐,加快融化速度,同時多留幾個澆冒口。

      把所有的可能都排除出去,人們就開始了這么一點點的從頭再來。

      西西人体午夜视频
      <bdo id="buoor"></bdo>

    3.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