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buoor"></bdo>

  •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

      第七章 頤和山莊——仙居綻放萊州山水

      瀏覽量

      第七章 頤和山莊——仙居綻放萊州山水

      1、失蹤的日子真美——夜闌長談

      天空高遠,夜風涼爽。青山如障,溪泉淙淙。

      這是萊州大山里的一棟小房子,王克川幾年來開山種樹就“隱居”在這里。

      兩個人坐在小院里,一個石桌,兩杯清茶,還有幾盤山里的野果。

      藍絲綢一樣的天上,星光熠熠,每一顆星星都像是為他們綴上的寶石。

      明天,于桂亭就要回滄了。

      老哥倆內心都有著依依不舍之情。

      “藍天白云無形無價無限美,青山碧水有情有益有靈氣。三無三有,橫批,乾坤圣躬。老兄,這是我自擬的對聯……你覺得我這山里怎么樣?”王克川一身布衣,笑臉洋溢。

      “美呀,老弟,你過的就是神仙日子。我可沒你這個福。”

      蟲聲在四野鳴起,偶爾會有鳥兒在深林里嘰啾兩聲,天地安靜得仿若只有二人。

      這幾天,于桂亭算是心靜了,面色明顯滋潤。

      王克川帶著他,轉山林,賞風景,吃梭子蟹,品西施舌,再也沒有人堵著門子說事,再也沒有電話鈴聲吵人,再也沒有推不出去的酒場……

      “你還有嘛放不開的,拼了一輩子了,得學會讓自己享福。”王克川道。

      “我還有兩個心愿未了,兩個夢未實現。等我實現了,我就跟你住到山里來。”于桂亭嘴角上揚,現著微微笑意。

      “什么心愿,什么夢?”王克川問。

      “一個心愿是鑄鐵獅子,這個不說了,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得等。還有一個心愿,就是建個老年樂園。我改制的時候,就跟董事們說,咱們多賺錢,等我退休的時候,我要建個老年樂園。我最后想為老人們做點事,現在我也這個歲數了,這個想法,越來越強烈,只是條件一直不成熟……”

      “老兄,你這心愿常人夠不著。還有什么夢沒實現?”

      “一個是百年老店夢,再一個就是我的莊園夢。”

      “你那莊園不早就建好了嗎?”

      “老弟,我這莊園是建了,但那是一期二期,還不完美,還有很多缺憾。我就想著,建個三期,把那三個角包起來。這個夢要是圓不起來,或者說,那幾塊地要讓別人蓋上房子,整個莊園的景致就被破壞了。這也是我多年的一個心事,這個夢一天不實現,我這心就一天不踏實……”

      于桂亭仰望著星空,仿佛那里有一個更高遠的世界。

      “你那叫大志向。大能力,大境界,我服。”王克川嘆道。

      “什么大志向,大能力,大境界,我就是受累的命,干事上癮,享受挑戰??傁胫?,人活這一輩子,不容易,能多干點事就多干點事,盡量給后代人留下點念想。唉,不白活一回嘛。”

      “你這是老共產黨員的思想。”王克川樂。

      于桂亭撲哧一樂:“也就你提共產黨員這個茬兒。我常說,咱們這一代人,是最不幸的一代人,也是最幸運的一代人。饑荒、動亂、改革開放、改制……都趕上了。沒有人像我經歷那么豐富,修腳、當兵、打鐵、當局長,又上企業,當書記、當廠長……社會就是那么個社會,五顏六色,香風毒霧,尤其是搞企業的人,天天跟錢打交道,就像活在大醬缸里,如果從大醬缸里鉆出來,還能保持本色、清潔,別人還看著我是個人,我就知足了。如果還能干點事,給后人留點念想,那就活得值了。人家說,老于干企業,干到多大多大,其實我從來沒有做大做強的想法,我只想讓企業長遠活著。我干這些事,都不是為的錢,錢多了有嘛用呀,不就是廢紙一張嘛。你跟人家說這個,沒人理解。人家說,你搞企業,不就是為的錢嗎,不為賺錢干這行子奏嘛……”

      “我知道,你不是為的錢。咱們都是一樣的心思,你這話說到我心里去了。我為什么在這兒弄兩千畝山林呢,我就想著,種一片森林,留給后人……留錢給孩子,錢都一個模樣,沒什么特別的紀念意義,給孩子錢多了,反而害了他們……等孩子大了,他看著這大樹,說,這是我爺爺種的,這是我祖先種的,那多好啊。我現在在滄州又要了幾百畝地,我跟手下說,嘛也不干,就種樹……”

      “我這叫留念想,你那叫留青山,都是一樣的意思。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于桂亭感嘆。

      留下老店,子孫就有飯吃。留下青山,后人就有藍天凈土。

      兩個人越聊越投機。

      “我也服了你了,老弟,在這里種地讀書,一住好幾年,要著我,憋不死,也得憋瘋。”

      王克川笑:“我好靜,不喜經商,我的理想就是種地讀書。你看萊州這個地方,雖然只是個縣級市,但是藏金埋玉,背山負海,物產豐富,有糧倉之稱,又稱為長壽之鄉,將來你住到這兒,咱們一塊在這兒養老,多好。”

      兩個人的話茬兒又轉到房子上來了。

      “這個地方不錯,咱蓋點房子,也是給后人留東西了。說做就做,你下一步就謀劃蓋房子。以后人們生活越來越好,住房會越來越追求品質,享受環境,咱蓋個山莊,做個引領。不過,這是個大工程,老弟,你細琢磨琢磨到底怎么弄,我聽你的。”于桂亭說。

      “要蓋房,就得先弄基礎設施。我計劃先修條路,再修條渠,把水引過來,然后把這片亂石灘清理出來,弄成個生態園,栽花種樹,變成森林山莊。環境美了,蓋的房子才有人住。咱要弄,就弄個休閑、旅游、養生、居住一體化……”

      “這些事你通盤考慮,你就受累吧。我的意思,要干咱就干最好的,不過,老弟,記住,千萬別累著。咱得玩著干。”

      “累不著。這些事我先謀劃著,做個規劃出來。”王克川道。

      “等房子蓋好了,我先過來住住。不過,別的什么都可以不帶,有一樣我得帶過來。”于桂亭說。

      “啥呀?”

      “麻將。”

      “哈哈哈……”王大笑。

      于桂亭在山里待了一周。

      老哥倆在山里,喝茶聊天看風景,由此又醞釀下了一個萊州項目——頤和山莊。

      2、思謀良久,于桂亭想到了一個人

      萊州位于山東省東北部,渤海萊州灣之濱,低山與丘陵相接,108公里海岸線綿延。它是黃河三角洲的東部橋頭堡,扼居膠東半島要沖,海陸交通網四通八達,黃金海岸,加上深水良港,可謂坐擁山海之利。于桂亭和王克川決定投建頤和山莊,可說是慧眼獨具。

      于桂亭有隊伍有資質,王克川有人脈有地利,東塑集團萊州地產分公司應運而生。

      頤和山莊規劃的這片地,位于大基山、大澗山、九鼎蓮花山之間,背靠悠悠青山,南臨溪泉河谷,幾里外就是村子。位置是個好位置,但是由于礦石開采,荒坡上亂石橫陳,溪泉河谷斷流,鳥雀不到,人跡杳無。要建成生態園,絕非易事。

      別說蓋房子,修橋、鋪路、引水、擋堰,清理亂石,哪一項都是大工程。

      王克川全力打理,一點點推進。

      從跑手續到土地審批下來,就用了一年多時間。

      在王克川的日夜操持下,頤和山莊項目終于落地了。

      2010年5月23日上午,萊州市文昌路街道后店子村北、大基山南側山坡處。

      彩旗飄展、禮炮鳴響,一輛輛挖掘機披紅掛彩,??吭诘旎F場。

      頤和山莊一期工程正式開工。

      于桂亭在眾人的簇擁下步入會場,這是他第一次在萊州各級領導面前亮相。

      61歲的他,身材挺拔,頭發濃黑,煙灰色襯衣,黑色的長褲,沉穩低調里又帶著一位董事長的氣質不俗。

      萊州市有關領導到場祝賀,王市長握著于桂亭的手,笑容滿面,“于董事長,希望你們把項目建設成市民滿意、政府受益、社會贊譽的精品工程,成為萊州市現代旅游產業的標志性、亮點工程。”

      于桂亭同樣滿面春風,“領導們放心,我們想在這開發,就是想為萊州建設做點事,這個山莊一定會成為萊州的亮點……”

      王克川明顯瘦了,但精神煥發,代表開發商向所有來賓致謝:“滄州東塑房地產公司以高起點、高標準、高品質為開發理念,在滄州營建的多個住宅區和建筑群體多次獲獎,受到滄州人民的信任和贊譽,頤和已成為房地產界知名品牌,頤和山莊項目是我們走進山東萊州后的第一個開發項目,我們的信念只有一個,就是如東塑集團董事長于桂亭說的那樣:干就干最好的!”

      他的話,引來一片掌聲。

      鑼鼓齊敲,機器轟鳴,山莊建設拉開了大幕。

      干就干最好的。

      頤和生態園由天津市農村規劃院完成總體設計規劃,包括頤和山莊和頤和森林公園兩大部分。

      頤和山莊一期投資達到2·1億,占地一千畝。

      頤和森林公園分別由大龍石溝、小龍石溝、龍澗三條溝谷組成,這里將以大澗水庫為中心,修渠引水,變成林木茂密、鳥語花香的休閑勝地。

      自從開始了頤和山莊的建設,于桂亭的心里就多了一份牽掛。

      他牽掛的不是工程,是老弟王克川。

      2010年的秋天轉眼就來了,涼意頓生。

      窗外冬青的葉子不再油亮,變成了一種沉沉的暗綠,街邊的五角楓莫名其妙就落葉了。

      于桂亭望著窗外,抽著煙,在煙霧里沉思。

      王克川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前幾天他又去了趟萊州,赫然發現王克川老弟的頭發半白,人也又黑又瘦。

      他的心里跟針扎一樣。從萊州回來,這幾天一直吃不好睡不香,在心里思謀著給他派個人手,為他減負。

      他想了幾天了,一直在想。

      于桂亭一輩子的功夫,都在“琢磨”人上。不過以往,從沒有像今天為用人這么費心思。

      這個人不能隨便派。

      手下大將倒是不少,但是都一個蘿卜一個坑。更重要的是,手下這些人都不合適。隨便撥拉過一個人去,不但不能分憂,反而添亂。合作這件事,講的是團結,要的是合力,派過去的這個人,必須能和王克川擰成一股繩才行。

      天底下,誰還能不分彼此擰成一股繩?

      “上陣親兄弟,打仗父子兵。有了。”

      于桂亭眼睛一亮,想起了一個人。

      3、選好千里馬,送他一程

      他把總經理趙如奇叫了過來。

      “如奇,萊州那邊一開建,王克川老弟那里,擔子越來越重了。咱們得給他派個得力的助手去,幫著他弄弄……我思來想去,集團里沒有合適的人。”

      “王總那邊也說了好幾次了,讓派個人過去。我上次看見他,頭發都白了。這樣下去,真得把老爺子累壞了……董事長,這個人還真得認真選選。”

      “我其實一直在想這個事,想了半年了。這個人派對了,事半功倍,如果不對,攪成一團爛泥。”于桂亭臉現思慮。

      “您心里有合適的人選了?”

      “我現在說不準。我想到了一個人??舜ú皇怯袀€兒子嗎?你了解了解,他是上班呢,還是做企業呢,找個機會,我和他吃頓飯,我見見這孩子。”

      “好。”趙如奇趕緊安排去了。

      打聽的情況,讓于桂亭心里暗喜。

      王克川的兒子王浩,大學畢業,上班幾年后,辭職做生意,現在管理著家族企業,在唐山和黃驊各有一個分廠。

      于桂亭抿嘴一樂,天助我也。

      數天后,于桂亭和王浩坐在了飯桌上。于桂亭開始“相馬”了。

      王浩,三十露頭,中等個,板寸頭,大眼睛,人很精神,神情動作透著一股子精明干練勁兒,于桂亭一見就心生歡喜。

      于桂亭先問了問王浩的情況,又從企業經營說開去,幾句話下來,于桂亭就拿定了主意,把話轉向了山東。

      “爺們兒,你爸爸一個人在山東,這么受累,你不想幫幫他嗎?”

      王浩眨眨眼,臉現無奈,“我想幫,可他愿受累,我也沒辦法。我勸他多少回,不管用啊。”

      “頤和山莊這個項目不在滄州,我使不上勁兒,一切事都是你爸爸親力親為,你爸爸太累了。你說,我經常在家打麻將,你爸爸從那邊干活,我忍心嗎?所以我要派一個人過去,不讓他那么累了。你要是能去,就能給他分擔子,讓他休息休息了,你覺得怎么樣?”

      王浩眼睛放光:“于大大,我這兒倒沒什么問題,就是怕我爸爸不同意。”王浩守著家里的一攤企業,并不用費太大的心神。他對房地產,早就有一種幻想和渴望,現在有這么個機會,跟著他敬慕的于大大干事,又能學許多東西,又能讓父親少受點累,所以答應得很痛快。

      于桂亭一笑:“只要你同意,其他的工作我來做。”

      做好了王浩的工作,于桂亭給王克川打電話:“老弟,你太累了,我給你派個人去,給你幫幫忙,行不行?”

      “那可太好了,早就盼著有個人過來。不知派過來的是誰呀?”

      “你的兒子,王浩。”

      “他呀,他行嗎?”

      “這孩子是塊料,應該讓他鍛煉鍛煉。行不行試試看。你同意不?”

      “你都定了,我有嘛不同意的。”

      王浩很快料理妥了家里的事,按于桂亭的安排,走馬山東。

      于桂亭親自把王浩送到萊州。

      一路上,于桂亭一直在和王浩聊——其實是灌輸他的理念和思想。

      “王浩,我做企業這些年,其實沒什么秘訣,企業文化就六個字,簡單、責任、高興。與它對應的,就是尊重、給錢、玩去……管理人,沒有比尊重更簡單的法了。肩挑責任,在錢上體現,責任越大,回報越多,責任和給錢是一致的。你再尊重他,一天給他鞠十個躬,你不給他錢,也留不住人。光給錢,不尊重,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所以尊重和給錢缺一不可。我也尊重了,也給錢了,他還不高興,那就玩,陪著我玩,打麻將去、出去旅游去,行了不?還不行,還不高興,那就卷鋪蓋卷玩去吧,愛上哪玩去上哪玩去……”

      王浩一邊聽,一邊樂得前仰后合。

      于桂亭也止不住笑:“好些人一聽我談這些,肯定想,這算嘛文化呀,土得掉渣,也只有我這小學生能想出這樣的詞……爺們兒,別笑,文化這個東西甭復雜,甭高大上,管用就行,我這幾個詞,就管大用了……你入了東塑,首先要了解的就是東塑的文化,按東塑的文化去做事……”

      王浩整整表情,認真地點頭。

      “你在萊州做,跟在滄州不一樣,這是東塑第一次在山東做地產,所以我要特意囑咐你幾句:一期重在打響品牌,賺錢不是最重要的,咱們要拿它做一個大大的廣告牌。你要有這樣的心思——我建的不是房子,是藝術品,等過了幾百年,人們說,我這房子是王浩建起來的,爺們兒,那比賺多少錢都值。第二、融洽關系,不僅要和當地政府搞好關系,還要和周邊的村莊村民搞好關系。咱們是來生財的,也不能叫人家村民吃虧。我轉過周圍幾個村子,交通不便,出產又少,生活都不富裕,以后村上有什么修橋鋪路的事,咱們多出力幫忙。你得把這個項目建成給當地百姓造福的項目。高興嘛,不光是自己高興,員工高興,還得讓社會高興……第三、你爸爸年紀大了,多為他挑擔子。先跟著他學,盡快熟悉那里的一切……”

      “于大大,你放心吧,你說的,我都記住了。”王浩雙睛放光,信心十足。

      4、璀璨萊州,點亮頤和

      王浩在萊州熟悉了兩個月。

      這兩個月,王浩已完全融入山莊建設,諸事理得順順當當。

      這兩個月,于桂亭在聽,在看,在思謀。

      兩個月后,于桂亭“突降”萊州。

      去了之后,他召集地產管理層開會,詢問了一些項目運作情況后,直接宣布一件事:任命王浩為東塑地產萊州分公司總經理。

      “我今天來,主題就是宣布王浩總經理上任。為了表示祝賀,我還給大家發一份賀禮——每人漲一級工資。”

      這叫一人上任,員工都跟著高興。

      “王浩,你說兩句吧。”

      王浩算是領教了董事長的工作藝術。該利索的時候,絕不拖泥帶水。

      王浩謙虛了幾句,說:“董事長交給我這個重任,我一定會盡心盡力做好工作。這些我也不多說了,就看今后的行動吧。”他把臉轉身于桂亭,“董事長,您給大伙漲工資了,我也得給大伙做點高興的事,我的工作,就從讓大伙吃好開始,從今天起,給大伙改善伙食,提高伙食標準,保證讓大伙吃得舒服……”

      人們散去,于桂亭和王克川回到辦公室。

      “老弟,咱們該歇歇了,讓孩子們往前沖去吧。”于桂亭事先并沒有和王克川打招呼,他這是突然“換將”。

      如此一安排,以后王克川卸任萊州地產分公司總經理一職,他只輔佐兒子就可以了。

      意外歸意外,王克川卻很樂呵。

      挑了山莊這幾年的重擔,他也累了。

      雖然是諸事一手操持,但有兒子接班,他還有嘛不放心的。

      他歇下了,可以重新過自己的林下生活了。

      于桂亭也挺樂,他再也不用惦記王克川受累了,而東塑又得一干將。

      王浩也挺樂,他的人生有了更大的揮灑舞臺。

      員工也挺樂,又漲工資又改善伙食……

      世事難兩全其美,于桂亭這一步棋,堪稱六全其美。

      這就是于桂亭工作的藝術,或者說用人的藝術。

      新生力量加入,頤和山莊朝氣蓬勃,建設快馬加鞭。

      2012年9月22日晚。

      頤和生態園燈光輝煌,露天廣場,花開夜宴。

      頤和山莊全球首發盛典在萊州頤和生態園華美綻放。

      廣場上,綠柳垂絲,紅毯鋪地,桌布垂簾,紅酒排列,水果堆疊。

      受邀而來的萊州政界要人、商界顯貴、社會名流、文化達人……盛裝走進頤和山莊,立即被眼前的情景驚住了。

      昔日的亂石灘荒草坡,已經變成了綠樹蔥蘢、花果飄香的生態園。

      頤和山莊就是鑲在這生態園里一顆耀眼的明珠。

      放眼望去,大山是山莊一抹幽深的背景。

      燈光伴星月,噴泉濺珠玉,音樂隨水流淌。

      精心打造的“頤境園”是山莊的主景觀,依山盤繞,鮮花鋪疊,木廊轉折,秋荷舉葉。

      當天,不僅有西式大餐,還有多重活動精心上演。真人雕塑行為藝術和小丑氣球,動感十足的樂隊演奏,烘托著現場氣氛。

      人們端著醇美的紅酒,在觥籌交錯之間彰顯人生得意的境界,談笑間享受金黃的燒烤、精致的冷餐,以及脆嫩酥香的牛排。毋庸置疑,在這盛夏初秋之際,此次盛宴讓人們擁有了一次極致的狂歡體驗。

      整個典禮奢華,亮麗,從容,優雅,讓這初秋之夜成為人生華美的一次綻放。

      花草輕搖,溪水潺潺,輕柔的音樂與四野蟲鳴交織成一首沁人心脾的天籟。

      總經理王浩在人們的驚嘆聲中,適時推出了精心打造的精品山莊:“頤和山莊一期占地113畝,有63棟單體洋房和5棟小高層,小高層戶型多樣,設計獨特,滿足客戶群多樣化需求……”

      擇隱山莊,墅定頤和。

      懸彩氣球曳著大紅條幅從天而落,各色小旗子在廣場四周隨風飄展,它們都在表達著萊州地產一個全新的概念:頤養有山莊。

      這天正是秋分。

      木葉動秋聲,桂子飄香遠。

      竹露夕微微,燈火映頤善。

      回望水聲處,山莊似閬苑。

      5、一篇報道攪起渾水

      頤和山莊如期開售。

      就在這時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則報道將東塑的開發行為,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2012年11月底,北京某行業報記者前往萊州采訪,當地宣傳部門、政府部門均未“配合”接待,王浩自從當上總經理,更是被各路真假記者攪得頭疼,沒有宣傳部門“要求”也從不接受采訪。該記者隨后推出了一篇批評報道,指責頤和山莊涉嫌違規占地建別墅。

      此文一發,在萊州引起了軒然大波。

      記者從未見過頤和山莊建設前大澗山亂石崗的樣子,更不知道山坡美景是東塑修橋引水建起的生態園。作者憑著先入為主的思想,認為在山區建別墅蓋住宅就是毀壞生態,違規占地。更令人吃驚的是,該記者在萊州市住房管理中心網站上,查到了頤和山莊項目的土地使用權證、建設用地批準書、規劃許可證、施工許可證、預售證書等審批文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卻推斷出“各個環節層層涉嫌違法違規。”

      原本是荒地造綠,被說成破壞保護區,原本是正規審批,被說成了違規占地。

      萊州政府有關部門“蒙冤”,哪能坐視不理。

      事涉東塑名譽,但更關乎萊州政府作為——違規審批,這樣的“罪名”誰擔得起?

      萊州政府有關部門,拿著相關文件、證據,以及開發商的各種手續,找到北京某報,陳述事實,據理力爭,然而均未能“找回說法”。

      總經理王浩原本沒拿著當回事,清者自清,何必費口舌。但事實不澄清造成的惡劣影響,在持續發酵,直接關系著政府形象和企業今后的發展。

      數天后,王浩急急回滄,向于桂亭匯報了此事。

      “顛倒黑白,是非混淆,拒不認錯,也不更正,萊州政府有關人員在北京找了數天,對方態度很強硬,一直解決不了,董事長,您說怎么辦?”

      “浩兒,你甭急,沒什么大不了的。這事,一天我就解決了它。”

      “一天就能解決?”王浩有點難以置信了。

      “咱們有理有據,不怕他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我遇上這種事,也不是一回了。我給你講個故事。”于桂亭不急不緩地說。

      王浩眨眨眼,耐心聽下去。

      “那次是人民日報,二十五年前的事了。有一天,人民日報給我發了一個函,寄來一個信稿,什么內容呢?有一個保定的顧客,買了我們一雙塑料涼鞋,說質量不過關。人民日報根據他的投訴,寫成一篇稿子,寄過來,讓我們看,如果沒有不同意見,報紙就登了……我一看,人民日報,要登我這個涼鞋質量有問題,影響面太大了。那陣還沒那么多刊物報紙,機關也好,百姓也好,就是看人民日報。我沒敢耽誤,盡快跑到北京,找到人民日報管這個事的地方……去了我說,我第一件事想看看這雙塑料涼鞋。他們說,消費者沒把鞋寄過來,就是署名文字投訴……我說,看不到鞋,誰也確定不了,我的涼鞋有沒有質量問題。只有這雙鞋擺在這兒了,確實有質量問題,才能說明問題。我說這樣吧,既然這雙鞋沒在這兒,他是保定的,我去保定,如果這雙鞋是我的,我會賠他一萬塊錢。兩塊錢一雙買的,我賠他一萬塊錢,我這樣解決了,顧客高興了,他愿意來北京,跟我到報社來說明情況。他不愿意來,就給我寫封信,我拿著這封信再回來,給你們看,看完了登與不登那就是你們的事了……如果涼鞋不是我的,那就一切都解決了……”

      “后來呢?怎么解決的?”王浩聽得津津有味。

      “在北京我就上保定了。到那一看,這鞋不是我的,上面沒有明珠牌,顧客認為是明珠的。顧客也不是故意的,他以為凡塑料涼鞋就是明珠的。其實,咱們生產的每一雙涼鞋上,不光有明珠的名字,這雙鞋誰出的都有編號,編號在鞋底的側面,不容易磨掉。顧客整明白了,給咱道歉了。我說,對不起,你跟我說沒用,要么你跟我上北京,費用我擔,要么你給我寫明白了,我好跟報社有個交待……他寫了個東西,我就拿回來了。我交給人民日報記者,說,還有問題嗎,如果有問題,下邊是你們的事了。你們可以親自去調查,去看看那個顧客,他投訴錯了,他給我道歉了,也給你們報紙道了歉了。都在信里寫著呢……”

      “就這么解決了?”

      “就這么解決了。挺容易。浩兒,按說,人民日報那是咱夠不著的地方,二十多年以前我就夠過,現在這個報紙登了咱們這么一大篇子,只要咱立得住,做事對得起良心,就不怕他不低頭。我肯定能讓它翻過來。”

      “萊州有關部門就是想翻過這件事來,這些天去了一撥撥人,找這個找那個,就是解決不了……”

      “他解決不了,咱再出面,效果才好。浩兒,你甭急,穩住神,我看看這個報道,晚上我寫個東西,明天上午,你就拿著我寫的東西上北京,我告訴你怎么做,保準你一天解決問題。”

      “行,董事長,那我明天再過來。”

      6、黨員心

      寂夜,朔風呼嘯,寒星高懸。

      于桂亭獨坐在小書房里,面容沉靜。

      這個小書房,是旋轉樓梯和別墅北墻甩出的一個夾角,只放得下一壁書架,一張書桌和一把椅子,平時沒人進來,是他自己的私密領地。

      他抽著煙,腦子里似有千軍萬馬在奔騰。

      表面上他與王浩溫言軟語,云淡風輕,但是他心里卻很沉重。

      他一輩子看淡錢財,最重視的是名譽。他像一頭老黃牛一樣,奮力爬坡,吃的是草,吐的是奶,終于換來了企業的良性發展,這一篇報道,把他半生累積的無形資產一掃而光,把他的人生推到了道德的審判臺上。

      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但是他做事,講究先禮后兵。

      他要寫一封信——給報社領導的一封信。

      燈下,他鋪開信紙,一筆一劃,寫下心中萬千思緒。

      “……我只上過六年小學,不會寫文章。但我還是要硬著頭皮,寫下事實真相,有用詞不當之處,請領導們諒解。

      我先說說我的經歷。我出生于1949年9月,是共和國的同齡人,今年已經63歲了。

      我從小家貧,13歲就輟學了。當時,滄州一澡堂在全市招一名修腳工,連續招了半年沒一個人報名,當時的社會環境都認為修腳工是個伺候人的活,稱其為“下九流”。我剛剛讀完小學,就報上了名,七年里我干得非常有興趣,還成為了這個行業的‘狀元’,16歲時我就能在石家莊二醫院掛號給人家治腳病。當修腳工的時候,我不但入了黨,還被評為學毛著積極分子……

      后來,因為蘇聯侵犯中國珍寶島,我決定去當兵。在親戚朋友的質疑聲中,我去東北當兵了。大興安嶺的酷寒考驗了我,當警衛員的時候就得到了部隊領導的賞識,軍功章、嘉獎令都有了。后來由于父親有病,我放棄了部隊的晉升機會?;氐綔嬷?,在一家電子設備廠當鍛工。我一門心思地打鐵,后來又當上了車間主任、政工科長。直到當上滄州市二輕局副局長,這一年,我才剛滿二十七歲……”

      他的眼前仿佛不再是那張白紙,而是那些被蒸過烤過凍過的歲月。饑餓、溫飽、酷寒、修腳、賣冰棍、站崗、打鐵……那些場景連成了一個個畫面,像幻燈片一樣在他眼前回放。做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做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一直是他青年時代的追求。

      “1980年,我來到了東風塑料廠,擔任黨支部書記。就這樣在東塑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那是多么刻骨銘心的記憶啊!他來到東塑沒多長時間,就趕上東塑和一塑分家。好設備、好產品都分給一塑了,東塑就分著成堆的賣不出去的塑料涼鞋,還有八十多萬的外債。工人們都擠破腦袋想分到一塑,分到一塑的喜氣洋洋,分到東塑的愁眉苦臉。他挺著胸,咬著牙,開第一次員工大會的時候,就跟職工拍了胸脯,誰吃不了苦可以走,我絕對不攔。愿意留下跟著我干的,就是我于桂亭提著籃子要飯,也先濟著大家吃……

      “面對這個爛攤子,我想去趟天津,找塑料同行取取經。來到財務處支錢,結果財務連五塊錢的火車票錢都沒有,沒辦法,第二天我就到銀行上班了。給人家擦桌子、打水、掃地,服務了三天,感動了當時的信貸科長,破例貸給了東塑五萬塊錢。東塑就靠著這五萬元救命錢,開始艱難起步……

      我在滄州第一家實行了股份制改造,成本核算、內部承包,不斷引進設備、引進技術、引進人才……讓企業在艱難曲折中一步步走向良性發展之路。工業一直是我們發展的主體,尤其管道和薄膜項目,可以說在細分行業做到了龍頭老大、世界第一。企業經過幾十年打拼,到今天東塑已有了一些規模,也得到了社會的認可。

      我今年已經63周歲半,錢對我來講,只是一個數字概念?;貓笊鐣?,才是真實的想法。去年,我做了四件事:一是在滄州交了3.9億的稅;二是捐了2400萬元(其中包括兩所小學);三是拿出我個人20%的股份,無償轉讓給企業骨干;四是制定了每年給2600多名員工除正常收入外,人均存壹萬元的新制度……企業發展了,我想的是飲水思源、回報社會。因為,在我的意識里,東塑的所有資產都來源于社會……”

      他抬起眉,在東塑走過的烽煙歲月一刀一刀刻進他的骨子里,又從骨子里一點點落到紙上。他帶著企業活下來了,可是他從沒有過個人升官發財的想法,他能接受世人的不理解,但是接受不了詆毀。

      想到這,他的心里有一團憤怒在彌漫。他低頭,繼續寫下去。

      “這個企業走到今天,靠的是改革和創新,而不是投機取巧。我是一個老黨員,我人生的想法,就是踏踏實實干點人事,給后人留點念想……這篇報道讓我很震驚,很受刺激,思想上實在無法接受。幾十年的努力奮斗,幾十年的心血汗水,幾十年企業發展的酸辣歷程,幾十年的社會貢獻,付之東流……我始終以能為社會做點兒貢獻、干點人事兒、多為社會承擔一點兒責任為精神支柱,以苦為樂,但看到文章,我的精神備受打擊,精神支柱幾近傾倒。我所做的這些,被顛倒黑白,難道在我們的社會中,干點兒人事兒、真事兒、實事兒,就會成為罪人嗎?”

      “我希望貴報不要輕信造謠污蔑之詞,也不要單聽我解釋,應該派人深入調查。情理法是我處理所有矛盾的準則,人是感情動物,人心都是肉長的,我最不希望用法律來解決問題。我真心希望我們能面對面、平心靜氣好好溝通……”

      這個夜晚,他仿佛又回到了他堅守莊園的那個夜晚。

      他把自己置身在人生必須堅守的陣地上,剖心相示,無所畏懼。

      他一會兒仰頭凝思,一會兒落筆疾書,不知不覺,啟明星已開啟新的黎明。

      7、我要送他一份轟動世界的厚禮

      早晨一上班,王浩就過來了。

      于桂亭把寫好的信交給他,說:“王浩,今天你就上北京,找到報社的負責人,把我這封信交給他。我所有柔的話,都寫在這里頭了。他要看完了,改變態度,承認錯誤,誠懇解決問題,就什么也不用說了。他要是還執意堅持,不肯認錯,我再告訴你幾句硬話。”

      王浩收好信,點點頭。

      “我這幾句硬話,你記著,一句都別落(la)。”于桂亭點上一顆煙,眼神閃過一絲凌厲,“第一句,領導同志,記者文章里不是采訪了總經理王浩嘛,我過來了,請把他叫過來,看看是不是認得我。第二句,一個全國勞模、63歲的老黨員,要給你們送一份厚禮。你們那篇文章,還不夠轟動,他要給你們送一份轟動全世界的厚禮——我們董事長如果明天得不到答復,他將關閉企業,帶數千名員工前來北京要說法——你們的不實報道讓我們的企業辦不下去了,我只好關了它。同時,我們還將在人民大會堂召開新聞發布會,邀請國內外各大媒體,將此事來龍去脈亮相在全國人民面前,亮相在全世界面前,這是我們董事長送給報社的一份厚禮。”

      需要剛硬時,于桂亭絕對剛硬得起來。

      柔的不行,就來剛的。你不要真相,我愿把真相交給全世界!

      王浩把所有的話都記住了,直奔北京某報。

      到下午,王浩打來電話:“董事長,他們承認錯誤,愿意上門道歉。”

      一天,問題解決了。

      “僅道歉還不行,他們必須重新寫稿子,在原來的版面刊發。”

      于桂亭叫板了。

      記者上門道歉,重新入鄉入村采訪,寫了一篇四五千字的報道——《從“亂石崗”到“桃花源”——萊州頤和山莊項目巡禮》。

      稿寫完了,王浩又打電話來了,“董事長,他們說了,隔了這么短時間,就在同一個版面,發一個內容完全不同的稿子,這不是自個兒打自個兒耳光嗎,能不能不發了?”

      “不行,必須發,在相同版面發,一字不能改……你告訴他們,他自個兒扇,還扇不疼,要是我扇,肯定扇疼了他……”

      于桂亭齜牙了。

      這份報道加印了數千份,散發到萊州市各部門各機關。

      萊州市委外宣辦。

      一位工作人員拿著報紙,認真讀著:

      “你幸福嗎?這是央視不久前在新聞聯播上發出的提問。對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在位于山東膠東半島、向有中國長壽之鄉美譽的萊州,許多人對幸福的感受都與當地大澗水庫以西、大基山南側的一個生態項目——頤和山莊有關,當地的眾多居民和明年4月份就將入住這里的業主,就切身感受到了這種幸福——隨著頤和山莊的建設,一個水秀山青、鳥語花香的生態宜居環境正在形成,他們憧憬著未來親近自然、寄情山水、頤養身心的桃源生活,于是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溢滿心田……

      這兒路寬了,渠通了,人們生活也富足了——尤其是附近后店子村和后河村村民,更是因為這個項目而驚喜不已,他們甚至忘記了昔日亂石野崗的荒涼景象和生活的貧困艱辛……”

      萊州市土地局。

      工作人員拿著報紙,認真讀著:

      “大澗山,位于萊州市東南側,這里距萊州市區僅有7公里,北臨《史記》中記載的八大名山之一、道教全真派發祥地大基山,南面為九頂蓮花山,東北兩側緊靠森林自然保護區和風景旅游區。由河北滄州東塑房地產開發公司萊州分公司開發建設的頤和山莊就依大澗山而建,山環水抱之間,成排的漂亮樓宇錯落有致,蔚然成片,周圍綠意蔥蘢,碧水藍天,如入畫境。坐立之間,心境澄澈,矚望之余,襟懷滌蕩。信步漫行,流連忘返。

      然而,誰能想到,這樣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卻因上世紀70年代時山體遭到嚴重的人為采石破壞,幾十年來,一直是亂石滿山,深坑遍地,荒草叢生,山腳下隨處可見垃圾堆和亂墳場,呈現出一派蕭瑟荒涼的景象。

      因為雜亂無序,道路也不暢通,這就成了毫無利用價值的荒山、廢山。面對此情此景,當地的老百姓也無能為力,只有深深的慨嘆……”

      萊州市規劃局。

      工作人員手拿著報紙,認真讀著:

      “直到2005年,一個叫王克川的滄州人來到這里,大澗山才漸漸有了變化。

      王克川,河北勝科工貿有限公司董事長,當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來到了萊州,來到了這個偏僻荒涼的山嶺。他在深深感慨和惋惜的同時,一個設想,一個大膽的設想在他的腦海里日漸清晰起來:利用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建設一個既改善民生,又美化環境的生態項目,利用大澗山得天獨厚的自然文化資源,造福當地百姓,切實提升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

      后來,王克川回到家鄉,與自己的老朋友、東塑集團董事長于桂亭談到此事,表達了聯合開發這個生態項目的設想。聽了王克川的大膽設想,于桂亭也對這個項目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因為,它與滄州東塑集團擔當社會責任,熱心公益事業的經營理念完全合拍……”

      這篇報道不僅發在某報上,還同時登上多家報紙的版面和網站,事情真相終于回來了。

      萊州方面的工作人員服了。

      見著王浩就問,“王總,你們董事長是個什么人?俺們在北京又解釋又講道理又托人情,怎么著都不行,你們董事長未出面咋就翻過來了?”

      王浩嘿嘿笑:“俺們董事長就是一個修腳工,沒上過學,人送綽號‘于老大’。”

      8、給業主退錢

      頤和山莊一期有五棟小高層。

      最先開盤的,就是這小高層。

      畢竟曾經是交通不便亂石堆壘的荒坡,人們的腦子里,還一直存在著荒郊野嶺的概念,再加上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影響,人們購房處于觀望狀態,所以房子賣得并不快。

      于桂亭再赴萊州時,才了解到,幾個月時間里,小高層才賣了幾十套。

      這樣不行啊。

      于桂亭一期的思路,就是快建快賣,快速打形象,為二期做鋪墊,這房子要不溫不火地賣下去,早晚也能賣完,但卻不是他的地產思路。

      “王浩,這樣賣下去不行,咱們得降價。”于桂亭和王浩開談了。

      “董事長,咱們定的價并不高,甚至可以說,比市里的一些小區,咱們的價位還算低的。從成本來說,已經沒有降價空間了。”

      平心而論,除別墅外,東塑賣房子走的都是平民路線,這五棟小高層,按現在的價位賣出去,不過是略有利潤而已。因為在這里建房,要先做環境,修橋鋪路,搞基礎設施,比在市里成本要高許多。

      “王浩,房子賣多少錢,表面上是由成本決定的,實際上是由市場決定的?,F在人們捂著錢袋子,輕易不愿買房,咱們就給他來個大大的實惠——讓利到賠本的程度。不如此,這房不好賣。要是賣上二三年,咱這牌子就砸了,二期建設就難了。”

      王浩的工作終于做通了。

      “降多少呢,董事長?”

      “在原價的基礎上,降百分之二十。”

      “要那樣,咱就賠錢了。”王浩為難地眨著大眼睛。

      “王浩,這一期,我就是要讓你賠錢。你要敢賠,舍得賠。我再告訴你一句,越不想賺錢越賺錢,越想賺錢越賺不到錢。趕快發廣告,發布房子大力度優惠信息。”

      “行,我馬上安排。”

      “還有,同時通知已購房的業主,前來退錢。我一會兒就讓集團打過幾百萬來,預備退款。”

      “啥?那些買了房子的,還要退款?”王浩有點難以相信地看著于桂亭。

      天底下哪有買了房的人,還給退款的。

      “董事長,賣房也是隨行就市,都是簽了合同的,就是買高了,也沒有退款的。”

      “咱就做全國都沒有的事,只有這么做,才有效果。別猶豫,退款。”

      于桂亭這些思路和做法,王浩還真是聞所未聞。

      “已買房的人要是問,咱為啥退款,怎么說呢?”

      “你就說,房價是你定的,董事長來了后,覺得定價高了,要求必須降價,已買房的,享受同樣優惠,所以退回百分之二十的款子。”

      “行。”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

      降價退款的消息很快在當地報紙上發布出來:

      “感謝萊州百姓傾情相助,頤和山莊推出盛大回饋。已購房業主同樣享受優惠,可領回百分之二十差價。”

      除了報紙告之,已購房業主又用電話通知了一遍。

      此消息一出,轟動人心。

      “啥?買了房子的去領退款?”

      “真的假的?”

      “通知的嘛,說的真真的。”

      “夠蹊蹺的,真有這種好事?不是開發商要跑路吧?”

      “他要跑路,退錢干啥?”

      “管它真的假的,看看再說。”

      人們三五一聚,到山莊購房處,一問,是真的。

      三句二句,退房款就領到了。

      業主點著票子,臉上樂著,心里納悶,這家房地產,邪門哎。

      一個領了,二個領了,五個領了,十個領了……前期購房業主都領到了優惠退款。

      9、搶購,萊州刮起“于旋風”

      萊州轟動了。

      “人家賣房子,房子降價了,連以前成交的也給退款。”

      “真沒見過這樣的開發商哎。”

      “這家地產的老板有人性。”

      “人家建的房子肯定錯不了。”

      廣告效應出來了。

      “咱去看看頤和山莊的房子唄,聽說很便宜的。”

      “好啊,好啊,有合適的咱也買一套。”

      人群上來了。

      小高層的房子呼啦啦賣完了。

      雖然賣完了,但東塑賠了三千萬。

      業主樂了。于桂亭樂了。

      王浩卻說什么也樂不起來。

      王浩興沖沖意昂昂,在于桂亭的力挺下,一腳踏進萊州房地產,不說異地的黑白打拼有多艱難,最后汗水換來的,卻是給集團賠進三千萬,他樂得起來嗎?

      山風吹拂,王浩坐在頤境園的長條木凳上,望著花團錦簇的幢幢洋房,心里滋味難言。

      萬里無云的晴空,映照著眼前一片花山樹海。這花園,這綠樹,這溪流,這噴泉,都是拿錢堆出來的,他帶領著一班子人,拋家舍業,幾年的血汗換來的精品小區,卻賣不上價去。

      三千萬呀,可不是個小數目。

      他初入東塑,沒有賺錢,反而賠錢,感情上真有點接受不了。

      難過、失落、惋惜,淡淡的情緒交織在心里。

      風拂過他曬黑的臉頰,他俊氣的大眼睛,似乎蒙著一層薄薄的霧氣。

      于桂亭看到了木凳上獨坐的王浩,輕輕走過來,把夾克脫下來,披到王浩身上。

      他理解王浩的心思。

      “王浩,咱不就是賠了錢嗎?這算嘛呀。當年,馬志海、丁圣滄到東塑來時,建完了頤和花園,兩人哭得稀里嘩啦的……他們也是沒賺什么錢,我對他們說,難過什么,咱沒賺錢,但賺形象了,賺口碑了,這形象,這口碑,是多少錢也買不到的……咱該高興才是。”

      于桂亭溫和的目光望著王浩,“這錢是我心甘情愿賠的,別說三千萬,就是賠三個億,該賠咱也得敢賠。你放心,咱不會總是賠的。”

      聽這么說,王浩努力展顏一笑,“于大大,您真是心寬量大。咱這房質量又好,環境又好,不該賠。”

      于桂亭眨眨眼,“王浩,你這是慣常思維。什么叫該賠不該賠呀,你換個角度想想,業主住上這質量又好,風景又好,價格又實惠的房子,他得多美呀,他心里美了,咱這效果就有了,形象就有了。”

      王浩心里一寬,剛才的苦澀也消散了。

      “走,陪你于大大去喝幾杯。你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給你慶慶功,咱這叫賠錢贏人心,賠錢做廣告。”

      “賠錢贏人心,賠錢做廣告”,這種做法,又屬于獨特的“于氏套路”。

      于桂亭不按常規出牌,看似劍走偏鋒,卻是意義深遠。

      其一、廣告效應。東塑是第一次在萊州賣房,還沒有多少人識得頤和山莊,也尚未積累品牌信譽度,拿錢砸廣告,燒錢而效果差。此一舉動,因違反常情而廣為傳播,引起的轟動,遠遠強于廣告,是拿有限的錢做了一次大大的形象廣告。

      其二、青山效應。他常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的“退錢”做法,大得人心,也為以后賣房做了鋪墊。這次可以賠本,可以少賺錢,但是放長線,人們一旦對他有了信心,以后售樓會容易得多。

      其三、真心實意讓利業主。他不怕舍,因為舍背后,一定有所得。退的是真金白銀,換的是天地人心,這是一筆大賬,只有先讓別人得利,自己才會得利,他要的是雙贏。

      人們遇到的開發商,不乏想方設法圈錢的開發商,哪有東塑這樣的,收了錢還給退,當事人誰不給他點個贊?

      他一招棋看似無奈,引來多方雙贏,是巧招,是實招,也是絕招。表面是讓利手段,實則是做人胸懷,長遠目光。

      眼前與未來加起來考量,舍去與得到互相權衡,不看現實看長遠,這正是于桂亭幾十年經營的高明之處,也是企業長久發展的秘籍之一。

      到這時候,一些人才明白,敢舍才是真智慧。

      嘩,小高層都賣出去了。

      這是一場開場鑼鼓,小高層不過是山莊的一盤精致小菜。

      真正的大餐,是后面的單體住宅。

      10、讓心靈在別墅中靠岸

      63棟別墅。

      這是山莊的壓軸作品。

      怎么賣?

      打廣告?

      NO!于桂亭做事一貫地不走尋常路,他怎么會用廣告硬往人腦子里塞別墅概念呢。

      他要把廣告的抗拒變成實物的誘惑。

      他要做一次體驗式營銷。

      他對王浩面授機宜,“爺們兒,你如此這般,這般如此……”

      王浩點頭。

      萊州那些潛在客戶被請到了滄州。

      到滄州干嗎?

      參觀頤和莊園!

      體驗別墅生活!

      灌輸環境意識!

      了解企業實力!

      一波一波的萊州客人走進了滄州頤和莊園。

      滄州獨一份的莊園。

      水景莊園。

      開眼了。

      這么個旱地小城,湖水婉轉,綠柳妖嬈,別墅亮眼,洋房清幽,環境幽雅,儀態天成。

      別看萊州有山有水,這些人卻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別墅人生。

      于桂亭適時地把自己的別墅生活展示了出來。

      這是什么樣的生活?

      兩棟別墅,蔥郁假山。

      綠水盈波,游艇劈浪。

      銀杏闊大,山石玲瓏。

      靜時群鴿啄食,鬧時賓客盈門。

      門前紫薇千年秀,池中荷花百媚生。

      一地翠綠吐嬌蕊,數樹深紅出淺紅。

      來人皆是有經濟實力的人,其中不乏身家過億者,當初一聽說到滄州“玩兒”,那得“哄”著來——那個小地方有什么可看的。于老板是富翁,我也是有錢人,咱走南闖北,吃喝玩樂,什么沒見過!

      所以有些人走進莊園的時候,頭是高高昂著的,有錢!

      在莊園里轉一圈,在于家走一趟,看看別墅、酒窖、游艇的人生,看看莊園的綠屏水景花園,他們的頭不昂著了,肩膀也不架著了。

      人家這才是大老板的生活。咱有錢,咱可享受不到兩棟別墅的日子。

      人生最奢華的享受,是享受環境。人家這才叫品位,這才叫高檔,這才叫享受。

      羨慕嗎?

      頤和山莊就能讓你享受這樣的生活。

      別墅生活的概念體現出來了。

      于桂亭偷著樂,心說,我這別墅,酒窖,游艇,就這一陣兒派上用場了。

      其實于桂亭對這些“豪物”根本沒概念,對豪宅生活也沒什么渴望,他每天吃得最舒坦的,就是小米粥加咸菜。他置辦它,就是為的引領,就是為的顯示實力,顯示身份,就是在某一需要的時候,拿來“顯擺”的。

      作為心理大師,于桂亭明白,有些人你需要拿理服他,有些人需要拿情服他,有些人你得拿錢鎮他。

      強大實力,一下子就能震住許多自以為有錢的人。

      于桂亭在頤和大酒店大宴賓客,談笑風生,舉酒相敬,他的做派、氣場、風范,在接待中盡情展現。

      一個修腳工的不俗和高度,又刷新了許多人的世界觀。

      許多客人服了。

      來滄州這一趟,能結識于老板這樣的人物,值了。

      服了,就容易聽進別人的話。

      別墅生活就這樣浸入了心田。

      兩個月后,于桂亭完成“接待”任務,再赴萊州。

      他要親自賣別墅了。

      11、于桂亭“出山”——賣別墅

      商務車一路奔駛,經榮烏高速,穿東營抵萊州,又穿過萊州南環沿頤和路向東南方進發。

      雖是任務在身,于桂亭卻是一臉的閑情逸致,不時跟身邊的老友們說笑。

      一進頤和生態園,司機有意開慢了車子,讓眾人可以盡情地觀覽一下頤和山莊的風光。

      一塊巨大的泰山石迎門而踞??茨菆D形,似龍似虎又似風云滾動。

      寬敞的進園路上,垂柳披拂,樹蔭匝地,令人一望而心曠神怡。

      轉彎處,一棵千年皂角樹獨處路中,身姿勁拔,獨成一景。

      “泰山石為鎮宅之寶,皂角樹有辟邪之說,這都是王克川老先生的點睛之作。”張主任笑言。

      “當初建這門口的時候,設計人員設計了六七個樣稿。我看一個,不滿意,看一個,不滿意。讓我一氣,刺啦刺啦都撕了。我對克川老弟說,我不管了,你看著弄吧,就按你的意思弄,弄什么樣算什么樣。這園子,他真花費了大心思,這效果,比那設計師們弄出來的好多了。”于桂亭笑聲朗朗。

      “頤善河”流水淙淙,旁邊果園笑聲陣陣。

      頤善橋橫跨頤善河,青白的橋欄板上,寫著兩行大字: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人們笑了。

      “王總真是個人物。這河講究的是道家文化,頤境園融入的是儒家文化,文化人啊……”王主任說。

      “這頤和山莊,點點滴滴都是克川老弟的心血。”于桂亭感嘆。

      眾人一路說笑,到了山莊“招待處”。

      飯后,于桂亭獨留王浩“密談”。

      “爺們兒,明天咱們就賣別墅,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有意向的人,咱們都通知了。這是承諾書。”王浩把一摞紙放到于桂亭面前。

      承諾書上,有一項獨特的要求:……本人保證從交房之日起18個月內入住……若不能在規定期限內入住,開發商有權原價收回……

      于桂亭點點頭:“王浩,咱弄這承諾書也是全國獨一份。你知道為什么要這么要求嗎?”

      “想炒房的,咱不賣給他。”

      “是這個意思。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咱賣給炒房的,看似賺了錢,但是這里空著,沒人住,那就是死城,咱的目的是讓它活起來,有人氣。”

      王浩點點頭,認真領教的神情。

      “這買別墅,跟買別的房子不一樣。不是地攤上買捆蔥,大家伙七手八腳在那挑。咱們得一個個地談,明天,我自個兒賣,屋里就咱倆。我談,你在旁邊坐著。一個是聽著我說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個跟著我學怎么賣。”

      “行,董事長,我全力配合。”

      第二天,一帥一將,開門賣別墅了。

      購房者進來,于桂亭親自談。

      門是關著的,外面的人喝茶聊天等候,出來一個才能進去一個。

      談的內容沒有一定之規。

      于桂亭把握一個原則,盡量賣給自住的人。但是誰臉上也沒有貼著條子,他得自個去甄別。

      言談話語中,他會判斷誰是自住者,誰是炒房者。若是自住,他會把價格優惠到最低。

      一棟一格局,一棟一價錢,一棟一說詞。

      憑著寥寥數語,于桂亭就得判斷對方購買意向有多高,對別墅的關注點在哪,然后“對癥”下單。

      這是幾十年積累的深功——察言觀色和現場把控的能力。

      哪句話先說,哪句話后說,什么時候引對方的興趣,什么節點吊對方的胃口,他隨機應變。

      里面的玄機大了。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說了些什么。

      賣到第三天,大部分別墅都賣出去了。

      于桂亭收兵,說:“爺們兒,好了,不賣了,剩下的幾套留著‘賣缺’。”

      “賣缺”,那就是“物以稀為貴”——賣方的市場了。

      他要讓一些沒買到的人,找找“有錢也買不到”的后悔感覺,他也要讓買到的人感覺感覺,“當初下決心買了,真買對了”的幸運和幸福。

      頤和莊園,不就讓有些“錯失”的人,后悔得要死嗎?

      頤和山莊,他也要讓有些人事后“頓足捶胸”。

      “爺們兒,謀劃二期吧。那是你的事了,我不管了。我得回滄州打麻將去了。”

      于桂亭揮別萊州,得勝回滄。

      西西人体午夜视频
      <bdo id="buoor"></bdo>

    3. <acronym id="buoor"><label id="buoor"></label></acronym>
      <acronym id="buoor"><strong id="buoor"></strong></acronym>
        <p id="buoor"></p>
      1. <code id="buoor"><strong id="buoor"><small id="buoor"></small></strong></code>
      2. <p id="buoor"></p>